|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新闻

沉痛悼念张宏达教授


稿件来源:人力资源管理处、生命科学学院 | 作者:人力资源管理处、生命科学学院 | 编辑:刘嘉 | 发布日期:2016-01-22 | 阅读次数:


        著名植物学家、生态学家、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张宏达教授于2016年1月20日16时30分在广州逝世,终年102岁。

 

 
        张宏达,男,汉族,广东揭西人,1914年8月出生。1939年8月毕业于中山大学理学院生物学系,1939年9月-1944年7月先后在国立中山大学师院博物系、农林植物研究所任助教,1944年8月-1949年12月国立中山大学生物学系任讲师,1950年1月-1961年11月中山大学生物学系任副教授,1961年12月起为中山大学生物学系教授,1961年12月-1977年12月中山大学生物学系副主任,1978年-1984年中山大学生物学系主任。2002年12月退休。
        张先生先后三次当选广东省第三、五、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他一生淡泊名利,对科研事业孜孜追求,为中山大学的教学和科研事业贡献一生。对张宏达教授的逝世,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张宏达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定于 2016年 1月 25日(周 一)15:00在广州殡仪馆(银河园)白云厅举行。

张宏达先生生平事迹

        张宏达教授,1939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生物系,曾任中山大学讲师。建国后,历任中山大学副教授、教授、生物系主任,中国植物学会第八、九届常务理事,广东省植物学会、广东省生态学会第二届理事长,国家教委生物学教材编审委员会副主任。专于植物分类学,山茶属植物的系统研究,1985年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张先生是我国植物学、生态学界的泰斗和大师,他极注重野外考察对植物学研究的重要作用,自1935年进入国立中山大学起,几十年如一日,坚持野外考察,足迹遍布全中国,还曾到日本、美国、联邦德国等国家考察当地植物区系。在71岁高龄时,他还到喜马拉雅山南坡考察植被和区系;76岁时,还应邀考察甘肃、青海干旱生态系统,越过海拔3800米的当金山,穿过柴达木盆地,到达青海湖。踏遍青山人未老,是他一生的写照。正式因为他注重科学实践,掌握了大量的原始资料,才有信心向传统谬误和缺陷挑战,提出大量有独创性的学说。他学风严谨,富有创新精神,在植物分类学、区系学、系统学、生态学等领域都有很高造诣,特别是关于“被子植物的起源”和“种子植物系统”的研究,堪称两大杰出成就。
        一是首创“华夏植物区系理论”。经过30多年的潜心研究、酝酿,张老于1974年首次提出了“华夏植物区系理论”, 创造性地指出被子植物起源于侏罗纪甚至三叠纪的华夏古陆,否定了被子植物起源于白垩纪,起源中心在热带的传统学说。并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堪称气势磅礴的科学论著,如《大陆漂移与有花植物区系的发展》、《喜马拉雅的崛起及其植物区系的起源》、《再论华夏植物区系的起源》等,并进而建立了一门 “植物区系学”学科,对中国植物科学的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二是提出“种子植物分类系统大纲”。1986年,依据植物系统进化发育的原理,提出了一个单元多系的“种子植物分类系统大纲”,2000年又在第16届国际古植物学大会上发表了“种子植物新系统”,他的一系列全新的见解引起同行的高度关注。1999-2003年,年近九旬的张老仍然主持编著出版了《种子植物系统学》。这也是我国植物学家根据自己的分类系统编著完成的第一部系统学专著。
        在植物分类学上,张先生先后发现了7个植物新属和近400个植物新种,其中对金缕梅科和山茶科的研究最为人称道。在32种茶组植物中先生命名了其中23种以及其他变种,发现并命名了可可茶和苦茶。1981年,先生发现了可可茶,30年后,可可茶这一不含咖啡因的饮料已经端上餐桌。党人们还在谈论用生物工作的方法降低茶和咖啡中的咖啡因时,不含咖啡因的可可茶已经悄然进入人们的生活。苦茶是先生发现的另外一种含特殊生物碱的茶,它不同于差距有的兴奋神经作用,而可可茶则不影响睡眠,具有镇静、帮助睡眠的作用。很少有人知道,普洱茶原名为阿萨姆茶,被认为原产于印度阿萨姆。是张先生经过深入研究,正本清源,确定阿萨姆茶原产地为中国,并将其中文名改为普洱茶,因而有人将他称为普洱茶之父。
        张先生参与的“《中国植物志》的编研”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张宏达是10位获奖代表之一,也是获奖代表中唯一一位来自高等院校的获奖者,填补了该奖项多年来的空缺。张先生负责主编和编写了《中国植物志》的金缕梅科、山茶科、桃金娘科、海桐花科、杜英科、椴树科等四个卷册及中国树木志17个科。他对金缕梅科以及山茶科的精湛研究,为学术界所瞩目,仅在山茶科他就发现三个新属217个新种,其中在山茶属中由他发现的新种达到146个。1998年,由张宏达教授主编的中国植物志山茶科,山茶种有238种。张宏达教授在山茶属分类上的贡献不仅在于他发现了众多的新种,而且在于他奠定和构建了山茶属的系统分类基础,其影响遍及世界范围。
        “培育英才,提携后进”是张老第三个最为重要的贡献。自1954年起,张老一直是中山大学植物学科学术带头人,先后主持与联邦德国的CERP合作项目,在海南霸王岭建立了热带雨林定位站,1987年主持建立了教育部热带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实验中心(黑石顶站),培养了大批高级专门人才,领导中山大学植物学科成为广东省重点建设学科、国家重点建设学科。张先生的为人师表更是无人不赞,他对待研究生最大的特点是:于细心的指导之外,放手让他们去干,让他们在实践中锻炼自立的能力。他不是简单地教给他们知识,张宏达之于学生,在学习上是他们的先生,在生活上是他们的家长,对于贫困的学生,他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资助。张老非常重视教书育人,以身作则,陆续为本科生、研究生开设《植物分类学》、《植物拉丁文》等10多门课程。1979-1992年,任国家教委教材编审委员会生物科副主任、植物学科组组长,并主持编写本科普通高校《植物学》教材。张老至今共培养硕士生、博士生100多名,可谓桃李满天下。他所培养的弟子中,许多已成为各自教学科研单位的骨干,其中包括千人计划引进人才、国家重大基础科学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重大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等等。
        由于张宏达先生的杰出贡献,他获得了无数的荣誉。1985年张老获得广东省政府颁发的立功证书;1992年,他主持的教学组获广东省级优秀教学成果奖及广东省教书育人先进集体称号;1997年获“南粤教书育人优秀教师”特等奖;2000年国家教育部、人事部授予他全国模范教师称号。
        张老一生克尽厥职,淡泊名利,言传身教,扶掖后学,对科研事业孜孜追求,堪称教育事业的典范,为我国植物学的发展和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