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媒体中大

【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中大粤港澳研究院副院长、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 结合“珠三角制造+港澳服务” 有效开拓“一带一路”市场


稿件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7-03-09  | 作者:戴春晨 | 编辑:郝俊 | 发布日期:2017-03-14 | 阅读次数:


        最早见于《共建“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的“粤港澳大湾区”,得到中央层级的进一步认可。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
        在政策的力推之下,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迎来新的机遇。对此,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广州专访了中山大学粤港澳研究院副院长、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
        陈广汉认为,香港是全球国际金融平台,澳门则是西语系葡语系国家的商贸服务平台,港澳的特殊优势能带动内地企业“走出去”。他建议,广东和港澳可各自发挥制造业优势和专业服务优势,联手开拓“一带一路”市场。

        改革开放新支点

        《21世纪》:怎么看待粤港澳大湾区的意义?
        陈广汉:粤港澳大湾区包含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两个经济特区和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经济活力和市场化程度都是国内最高的。粤港澳大湾区对外开展国际贸易成熟,符合“一带一路”倡议布局。正因如此,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对标国际湾区。
        而粤港澳的合作对于广东的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具有全局意义。在经济发展新阶段的今天,港澳可成为推进广东改革开放的一个支点,促进广东发展方式转变的契机。而广东也可以作为香港、澳门的经济辐射地。粤港澳携手合作,可以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从更广的国际环境看,中国的对外开放格局正从商品输出向资本输出转变、从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转变,对外投资的主体从国有企业向非国有企业转变,中国正从适应国际规则到参与国际规则制定转变。
        如今,香港的功能正在转变为国际金融服务平台。2015年,中国内地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资本输出来源地,而香港地区当年吸纳中国内地投资流量为897.9亿美元,占流量总额的61.6%,同比增长26.7%,是中国内地对外直接投资最为集中的地区。这些投资有很多是经香港转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去的,相当一部分流向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而,中国内地未来对外开放、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就需要用好香港这一座“桥梁”。
        澳门则是西语系葡语系国家方面的“桥梁”。而在对外投资之中,广东又是中国内地2015年存量最大、流量总额第三的省份,与香港合作更有利于广东资本“走出去”。香港、澳门的国际化优势、专业服务优势,可以推动广东和内地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
        《21世纪》:在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建设中,如何更好地发挥香港、澳门的优势?
        陈广汉:香港是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和自由港,法律制度和营商环境与国际接轨;澳门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和中葡经贸合作的平台,两座城市都可以成为内地“走出去”的平台。
        香港本地及国际资本充裕,资本流动自由,在资金融通、资产管理和资金运行方面优势明显,融资便利,成本较低。
        此外,香港有发达的现代服务业和国际商业网络,可将其打造为“一带一路”的国际营运平台。香港也有熟悉国际规则的人才能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中“走出去”的内地企业提供专业服务。
        澳门是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是世界休闲旅游中心,也是面向西语系葡语系国家的商贸平台,兼具文化交流和商贸服务的功能。澳门需要强力打造“中葡中小企业商贸服务中心、葡语国家食品集散中心及中葡经贸合作会展中心”,将经贸合作服务平台做实。

        珠三角制造+港澳服务

        《21世纪》:从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角度看,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怎么建?
        陈广汉:需要联手开拓“一带一路”市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内地企业有时会面临种种限制。与香港企业联合“走出去”,可以利用香港企业已建立的商业网络,更快地进入东道国市场。借助香港的国际化优势,推动“中国标准”走出去,以争取更大的竞争优势,还有利于避开某些贸易壁垒和不合理政治因素,拓展国际市场。
        广东特别是珠三角地区优势在制造业,香港、澳门的优势在专业服务。粤港澳三地可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将“珠三角制造+港澳服务”有机结合起来,联合“走出去”,在“一带一路”国家建设产能合作园区。香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将PPP(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模式应用于其基础设施建设中,香港可以利用这些成果的经验,与内地政府和企业合作,参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
        粤港澳大湾区是粤港澳合作新的升级,与此前存在的粤港澳合作机制并不矛盾。粤港澳之间的合作未来要以服务业贸易自由化为主线,以自贸区为依托,深化粤港澳经贸合作和体制创新。要充分发挥CEPA先行先试示范区、率先实现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和广东自贸实验区的制度创新的叠加效应,深入推进合作体制和机制的创新,突破合作中的制度性障碍。
        《21世纪》:粤港澳大湾区与国际性湾区有何差别,国际性湾区对粤港澳湾区建设有何启示?
        陈广汉:国际知名的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这些都是由于市场作用逐渐自发集聚形成的,而粤港澳大湾区更多地受到行政规划的影响。而在区域经济中,既有发达城市吸引落后地区人口、资源的“回波效应”,又有发达城市资源、人才流向周边落后城市的“扩散效应”。在经济发达城市中,这两种效应存在博弈之中。
        要推动“扩散效应”,实现地区的均衡发展,政府需要推动交通、文化娱乐设施等公共服务资源均等化,建设好城市的生态环境,确实解决内地和港澳之间企业跨境发展的制度性障碍,让人才与资源在其间自由流动,使企业成为推进区域经贸合作的主体,使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国际企业聚集区。

        原文链接:http://epaper.21jingji.com/html/2017-03/09/content_57608.htm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