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媒体中大

【广州日报】他乡遇“难” 广州救治 中国工人在伊拉克严重烫伤 千里回国获救治


稿件来源:广州日报2017-09-11第A17版 | 作者:任珊珊、王婧 | 编辑:徐津阳 | 发布日期:2017-09-11 | 阅读次数:


  在近期热播的电影《战狼2》中,主演吴京身披国旗一路护送受难同胞回国的画面燃炸银屏,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昨日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烧伤科获悉,现实版《战狼2》的故事,近日在该科上演。一名在伊拉克被钢水烫伤、属于“特重度烧伤”的中国工人,在同事和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的帮助下,历经十几个小时艰难转运回国,并成功获得救治,目前已转危为安。

  炼钢炉“误”藏哑弹 800摄氏度钢水溅上身

  “我哪知道工友一车原料加进去,竟然差点要了我的命!”安稳地坐在医院会议室里,穿着加压衣的老蒋心有余悸地回忆,面庞上烧伤痕迹犹存。46岁的四川达州人老蒋,去年6月受福建一家企业的派遣,到伊拉克一家钢材生产企业工作。工厂距离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约2小时车程,老蒋回忆,“平时炼钢时都能听到外面的炮火声。”
  北京时间今年7月26日凌晨1时,当地时间晚上9时多,工友把一车从当地回收来的废铁料加进去时,不知道里面藏着一颗哑弹,瞬间发生了爆炸。担任炉长的老蒋距离炼钢炉只有两三米,“我一下子震懵了!”几秒钟后,老蒋才在同事焦急的呼唤中醒过神,只觉双耳嗡嗡作响,周遭黑烟四起,“半个车间都被炸掉了”。
  老蒋觉得浑身很烫,疼痛难忍,原来是温度高达800℃的钢水泼溅到自己的身上。工友闻讯赶来,发现整个车间只有距离炉子最近的老蒋受伤。同事们用最快的速度开车载他到了当地医院。当地医院立即给老蒋包扎。躺了两三天后,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手术,但仅仅是把左臂上的烂肉清理掉。
  “当地治疗水平不行,事后我才知道第一时间应该清创。每天困在床上,身上疼,心里也痛苦,生不如死。”老蒋回忆,当地医疗资源有限,只有打吊针、天天换药。躺了八天后,他反复高热、创面感染、脓毒血症,样样足以致命。
  公司认为他的伤太重,要转回国内治疗。最快的回国航班只有广州和重庆两个选择。“救命要紧!”公司领导决定送老蒋回广州,并提前联系好了在重度烧伤抢救方面富有经验的中山一院。

  大使馆送“护身符” 14小时后回国治疗

  然而,回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我的脸被炸得血肉模糊,证件照都看不出来了。”老蒋憨笑着说,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出面为他签了“护身符”:路上一旦有意外情况发生,飞机可以就近紧急降落。
  为了让老蒋少受颠簸,乘务人员拆了两排座椅,公司也安排了一位同事全程陪护老蒋。14小时后,飞机终于顺利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一落地,老蒋就见到了早已守候在此的妻子陈女士。陈女士接到通知,从老家匆匆赶来。夫妻俩一见面,激动地落泪,恍如隔世。
  机场救护车连夜将老蒋送到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8月2日凌晨4时,一到达医院,医院立即开通急诊绿色通道,医生连夜会诊制定出综合救治计划。“还是回国好,远离炮火。一回到广州,我连吃饭都觉得特香。”老蒋告诉记者,入院十多天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身上舒服了,“发生意外是不幸的,但是我能得到这样的救治,又是万幸的。”

  四次取皮植皮

  现可正常行走

  “这种情况属于成人特重度钢水烫伤。”中山一院烧伤科学术带头人吴军教授表示,老蒋入院时,检查结果显示头面部、四肢等多处严重烧伤,其中深Ⅱ度烧伤2%,更严重的Ⅲ度烧伤面积则高达28%。
  “钢水烧伤比普通烧伤更为严重。由于温度高达800摄氏度~1200摄氏度,泼溅到身上的话,皮肉瞬间会被烧融。”主治医生徐盈斌教授说,更糟糕的是,医生从创面分泌物里找到了金黄色葡萄球菌、鲍曼不动杆菌、肺炎克雷伯肺炎亚种、铜绿假单胞菌等多种耐药菌,无法用药物清除,只能清除腐肉。由于老蒋入院时没有经过彻底的清创,医院立即安排了清创处理,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入院至今,老蒋做了四次取皮、植皮手术。“我们每次只能从他的头皮上取一小块皮,植入身体缺皮的部位,顺利的话,四五天就能长好。”徐盈斌说,大部分移植部位长出了新皮,接下来还要在大腿内部等不暴露在外的位置,继续为老蒋取皮、植皮。
  目前,老蒋需要身穿压力衣,预防烧伤病人常见的疤痕增生。除了右眼眼睑外翻外,他可以正常行走,裸露在外的脸颈部皮肤恢复状况良好。主管医生徐盈斌教授表示,烧伤科团队为老蒋制定了下一步的治疗计划:锻炼四肢功能、预防疤痕增生、眼睑矫正手术。

原文链接:gzdaily.dayoo.com/pc/html/2017-09/11/content_19_1.htm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