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媒体中大

【羊城晚报】钢炉爆炸,在异国严重烫伤 辗转回国,广东医生救了他


稿件来源:羊城晚报2017-09-11第A04版 | 作者:丰西西 | 编辑:徐津阳 | 发布日期:2017-09-11 | 阅读次数:


  羊城晚报讯 在伊拉克冶炼时炼钢厂突发爆炸,800℃高温熔化的钢水喷了一身,这样的惨剧发生在42岁的四川人蒋先生身上。爆炸发生后7天里,蒋先生伤情持续恶化,生命垂危。在各方努力下,他终于回国。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烧伤科的医生们,历经4次手术,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9月7日,正在开展康复治疗的他激动地表示:“感谢祖国的好医生,医术高、态度好!我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命!”
  记者见到蒋先生时,他上半身被弹力衣紧紧包裹,面部、颈部等露出来的地方,肤色偏红,有被高温钢水熔烧过的痕迹,还有植皮留下的印记,所幸已恢复得七七八八。回忆起这段恐怖经历,他心有余悸。
  蒋先生老家在四川达州。2016年6月,他被公司派往伊拉克。7月25日晚上9时许,正在炼钢炉附近工作的蒋先生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随之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热流将他冲击在地,“当时就倒地了,耳朵里嗡嗡作响,身上剧痛,到处都是血光、黑烟,眼睛已经看不清了。”原来,炼钢炉的原料里夹杂了一个“哑弹”,高温下爆炸了。“哑弹”的爆炸导致整个熔炼钢铁的炼钢炉发生了爆炸,首当其冲的就是离炉子最近的蒋先生,800℃的钢水喷了他一身。
  中山一院烧伤科首席专家吴军教授说,这样800℃的钢水,只要一接触皮肤,就是深度烧伤。
  这一事故导致蒋先生全身30%烧伤,其中深Ⅱ度2%,Ⅲ度28%。深Ⅱ度烧伤主要位于颜面及颈后,Ⅲ度烧伤主要位于颜面部、躯干、双上肢,“Ⅲ度超过25%就是特重度烧伤了。”吴军说。
  事发后,蒋先生被工友紧急送到伊拉克当地医院,但由于当地缺医少药,医疗技术水平落后,蒋先生说,简单包扎处理后,护士每天给他换一到两次药。7天里,他没有得到烧伤专科治疗,全身伤口发生溃烂发炎,感染严重,反复高烧。“那7天生不如死,身上的痛苦加剧,”蒋先生回忆说,“当时就一个念头,我想要回国。”
  经过各方努力,终于,他被送上了飞往广州的航班。历经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抵达时已经是8月2日凌晨4时许。“一下飞机,我就哭了,终于回家了!”蒋先生平安抵达后,被紧急送往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
  中山一院烧伤外科徐盈斌教授告诉记者,接诊蒋先生时,他正在发高烧,全身伤口已经严重感染,伤口的渗出液里出现了多种耐药细菌,每一种细菌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时间就是生命。历经充分讨论,医生们制定出了详尽的综合治疗方案。8月4日,蒋先生接受了第一次手术,之后,8月8日、8月11日、8月21日,医生们又为他接连手术。得益于医生精湛医术和护士们的悉心照顾,蒋先生一天天好起来了。
  “在这里,感触最深的就是回家真好,医生仁心仁术,我不再担惊受怕,连饭都可以吃更多了!”蒋先生说,医生和护士们每天都要悉心查看他伤口恢复情况,特别贴心。
  如今,蒋先生已经在中山一院烧伤科住了30多天,全身创面已基本愈合,正在接受康复治疗和抗疤痕治疗。徐盈斌表示,如今蒋先生的康复进展顺利,以后可以恢复劳动能力。

原文链接:ep.ycwb.com/epaper/ycwb/html/2017-09/11/content_166811.htm#article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