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媒体中大

【广州日报】肝胆“牛刀”80岁仍亲自手术


稿件来源:广州日报2017-09-27第03版 | 作者:王婧 任珊珊 | 编辑:徐津阳 | 发布日期:2017-10-13 | 阅读次数:


       “师傅,您去哪了?
         手术台无影灯已经为你准备妥当,
        病人已经消毒完毕了,
        您的助手、洗手护士都在等您上台,
        您心爱的柳叶刀也静静地放在器械盘中等您来取。”
        ——弟子陈涛教授 

        我国著名外科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区庆嘉教授因病去世,享年81岁。记者获悉,在长达57年的行医生涯中,区庆嘉收获了诸多“头衔”。
        他被国内同行称为“区大胆”,别人不敢做的凶险手术他敢接;他被同事们称为“广东省肝胆外科救火总队队长”,省内各大医院只要在外科手术中遇到肝胆难题,一个电话打来,他立即冲过去“救火”;在病人眼中,他是慈祥可亲的“区爷爷”“区老兄”;在晚辈学生的眼里,他又是一个有趣有风度的“开刀成瘾的老爷子”。

        区庆嘉出生于广东东莞一个医学世家,父亲曾在建国后出任东莞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一任院长,母亲是妇产科助产士,中学时代,区庆嘉便立志要从医救人。1955年9月,时年19岁的区庆嘉考入华南医学院(中山医科大学的前身),师承著名教育医学家周寿恺教授。  
        做一名医生要很细心,就像侦察兵一样,要对患者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再进行诊断。诊断越正确,疗效越好。”区庆嘉的妻子、长期从事护理工作的陈文清回忆,当年周寿恺教授在开学仪式上的一席话,成为区庆嘉的座右铭。
        在区庆嘉看来,病人得了什么病都没有弄清楚,医生就贸然开刀,是很危险的。医院南院区管委会主任、肝胆外科主任陈亚进教授回忆,有些病人手术后有并发症,当时一些医生觉得有损面子,不愿让病人再上手术台。区庆嘉却总是告诫弟子们,需要重新做手术就要及时做,不要等到病人呼吸循环衰竭后,才把病人送到手术台上。

        “区八条”:提出外科医生手术前 必须回答的“八个问题”

        在广东省外科界,区庆嘉是出了名的“区大胆”,别人不敢做的手术他敢做,且做得准确做得漂亮。
        区庆嘉有自己的术前原则,他要求外科医生术前必须回答八个问题:病人得了什么疾病?病灶跟周围的关系怎么样?对患者全身重要器官的功能状态是否有全面的评估?做这个手术是否会超出患者的支付能力?手术指征是否明确?手术能否延长病人的生命、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术后出现并发症的几率和应对措施怎样?医生本人有没有能力完成这项手术?这八个问题是区庆嘉对其临床经验的总结,在外科界广为流传,被后辈医生称为“区八条”。
        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肝胆外科学术带头人王捷教授的眼里,区老师是一位外科大师,“不但具有手术技艺,还有战略眼光。”20世纪80年代初,区庆嘉对肝切除中有关肝静脉的问题进行过比较深入的研究,提出了在一定的条件下结扎肝静脉可保留所属肝段的新论点,为许多肝硬化患者的肝切除术中最大限度的保存残肝实质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他被公认为我国肝静脉外科实验研究和临床应用的奠基人。时隔20年,陈亚进参与肝脏精准外科治疗共识的撰写工作,才发现恩师的理念正契合了精准肝脏外科的理念。
        20世纪80年代初,区庆嘉曾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进修。回国后,他敏锐地觉察到,肝脏病的治疗仅靠外科是不行的,于是张罗着筹备实验室,将免疫治疗引入肝肿瘤的治疗范畴。“我一入师门就被安排去研究细胞,当时觉得有点委屈和不解。”副院长刘超教授回忆,时隔多年,随着肿瘤精准医学的发展,弟子们才意识到,区庆嘉的眼光超越了时代。

        “救火队长”:一个求助电话 半小时内出现在手术室

        “几乎广州所有的大医院都留下过区老师的足迹。”王捷教授说,因为常常去其他医院帮助解决疑难重症,对后生晚辈的求助也从不推辞,区庆嘉被同事们戏称为广东省肝胆外科界的“救火队长”。
        “只要病人危急,一个求助电话,他半小时内就会出现在手术台旁。” 据陈亚进教授回忆,2014年,他遇到一个病人三次术后大出血,已经开了两次刀。由于病情棘手,陈亚进不确定要不要再给病人动一次手术,当时已是半夜,他犹豫着打通了恩师的电话。区庆嘉听完后当机立断:“别无选择,坚决做!”凌晨1时多,陈亚进正在操作时,猛一抬头,发现区教授已换好手术服,匆匆走进手术室,站在手术台旁给弟子们“压阵”。最终手术顺利完成,病人终于转危为安。
        行医多年,区庆嘉视病人为亲人,只要接手就对病人负责到底。“区爷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23岁的聪仔带着襁褓中的宝宝和妻子,来到了追悼会。他哽咽着说,11年前,自己因严重黄疸,被多家医院诊断为胆管癌。区教授接诊时发现聪仔的胆红素很高,但做了胆汁引流后,肿瘤指标很快下降。区庆嘉考虑可能不是癌,而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肝门部胆管炎性狭窄,肝移植是唯一根治的方法。后来区庆嘉帮他联系到广州某医院完成了换肝手术,并亲自到手术室紧盯手术过程。
        “我是区教授创造的一个奇迹。” 珠海患者李女士也激动地落泪。去年她因外伤导致剧烈腹痛,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无效,恰逢区庆嘉前去珠海会诊。区庆嘉凭借经验诊断她为胰腺挫伤,当即安排她转到广州。80岁的区庆嘉坚持亲自手术,手术中一度出现危险。“他年纪那么大,在手术台边站了四个小时才把我抢救过来。要不是他坚持,我就活不了了。”

        潮教授:追美剧掌握医学词汇标准发音

        医生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在多年行医生涯中,区庆嘉给人们留下了“好读书”的深刻印象。与他相识多年的广医一院杨运有教授曾讲过他的趣事:“区庆嘉是一个‘书呆子’,他捧着杂志,边走边看,撞到电线杆才会停下来。”
        虽然拥有多年的临床经验,每次手术前,区庆嘉教授仍然会查阅大量医学书籍,为患者量身打造治疗方案。“懒人做不了外科医生!”弟子刘建平教授说,老师常常告诫他们要勤奋,自己更是给弟子们做出了勤奋的表率。去年中秋节,刘建平去区教授家里拜访,发现恩师竟然在看美剧《实习医生格蕾》,惊讶地问道:“难道您老也追剧?”区庆嘉解释说,回国多年,失去了语言环境,很多医学词汇的发音都不准确了,需要再回顾。 

       “一个医生的第一要务就是爱病人。如果不爱病人,做什么事都是没有动力的。”老同事黄洪铮教授说,57年来,区老以爱心、细心和耐心,成功抢救了无数急危重症病人,把大爱撒向病人,也成为后辈医生的典范,值得人们学习。

        原文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7-09/27/content_5_1.htm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