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学子风采

中大学子自导自演《小明星》,追梦话剧并获多方好评


稿件来源:新闻中心南校区记者站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07-09-09 | 阅读次数:



话剧《小明星》海报


图为话剧社演员们合影
 
 

  在学校团委的推动与组织下,中山大学话剧社与广州市戏剧家协会合作,根据20世纪30年代广东“星腔”创始人邓曼薇——“小明星”的生平改编并出演具有浓郁岭南风味的话剧《小明星》。在上月于北京举办的2007大学生戏剧节上,经过组委会严格的剧目筛选,《小明星》从全国60多个剧社中脱颖而出,最终入围了大会的15个公演单元,获得众多专家老师和观众的认可和赞扬。在这光彩辉煌的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就让我们去找寻这群追逐话剧的快乐梦想人的心迹吧。

  剧本——众里寻她千百度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历来一部好剧的诞生都需要一出好剧本的支撑。由于话剧社上半年一直忙于上演《暗恋桃花源》专场,等演期全部结束,离07年大学生戏剧节报名截止时间已不到两周。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最关键是如何挑选出比较好的剧本。
  进行原创是不可能的了,时间不允许。“吃老本”?那就把已多次上演、演技成熟的《暗恋•桃花源》这部剧拿去参演。可全国“桃花”尽开颜,他们再去演就太老套了,肯定没好“下场”。
  于是,他们就考虑到“借鸡生蛋”,翻拍优秀的经典剧本去参演,同时,今年大会组织者为纪念中国话剧百年,提倡参演者选用中国话剧百年的优秀剧本,这正与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他们舍弃已经得心应手的“旧菜式”,决定给大家带来一道全新的“大餐”,上演他们以前从未涉足的领域:拿出一个能反映历史、传统的好剧本!但是,在翻遍全校各个校区图书馆的剧本后,他们仍然找不到一本合适的剧本。就在大伤脑筋的时候,社长方智娟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向广州戏剧家协会的老师们求教。剧协的老师们很高兴地拿出了放在抽屉里尘封已久的剧本——《小明星》。方智娟表示,第一次看《小明星》就觉得剧情的内在逻辑和进展很好,而且具有岭南地方特色和历史传统的品味,正是他们所要寻找的剧本。但是,连剧协的老师们都惊讶于这一群学生居然敢接、会接这么传统的戏,因为要演好这一部话剧,有着太多的挑战。
  最大的挑战来自对台词的理解和演绎。由于该剧以三十年代的广州为背景,台词是用夹杂着俚语和书面化的粤语撰写的。为了适合在京公演,演出班底里通晓粤语的同学连续加班几个通宵,把粤语一字一句改成普通话。但是,这样又有些不通顺了。他们又和剧作家反复讨论,剧作家觉得还是有必要保留一些粤语,外地人也能听得懂、不影响剧情的地方就用粤语,尤其是必须用粤语演唱的粤剧片段,而剧情部分就用普通话。另外,为了节省到京演出的开支,为了把这部戏演好演精,他们和剧作者反复商量如何去粗取精,对其中的一些情节作了较大的的改动,在不影响主题的前提下加入了自己创作的东西。

  排练——自导自演,又累又开心

  剧本的不断修改滞后了排演计划,差不多在七月底,话剧社的同学们才开始排练,离8月中旬正式演出大概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在高强度、高密度的半个月排练时间里,从导演到演员,从灯光到音效,所有人都把心埋在了排练里,可谓“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由于学校场地有限,他们只能借用合唱团的空房间作为排练室,每天从下午3点钟一直排练到晚上11点。今年的7月是广州近30年来气温第二高的月份,恰巧排练室的空调坏了,室内简直是在蒸桑拿,他们只能把阵地转移到荷花池边的舞厅,当蚊子的“美味”。“在那里大喊大叫,像个疯子一样,有很多人在围观。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谁爱看就看吧。”方智娟坦率地讲。
  高强度的排练,让演员们都有点吃不消。累了,就倒在地板上睡一下,饿了,就煮面吃,锅碗瓢盆都在那里,“那时候那里就是一个家”,几名话剧社的同学说。而最累的时候,一个凉席上睡了8个人。特别是饰演小明星角色的陈爰芳同学,平时未接触过“星腔”,为了唱出那几折粤剧的效果,日夜苦练唱技。
  尽管排练条件艰苦,也没有老师的指导,但是“自导自演”何尝不是一件乐事?由于他们每个人在这之前已经演过不少戏,自然地产生一个戏路,在处理角色上已经得心应手。一看剧本,就清楚自己最适合哪个角色,在每次排练之前,大家都会各抒己见,把自己对剧本的想法表达出来,互相商量切磋;在排练时,则是“你演戏,我来导;我演戏,你来导”,互相帮忙看着,每个人可谓既是导演又是演员。“很好玩,很开心”,这是他们共同的心思。

  收获——在前卫的广州结出传统特色浓郁的硕果

  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话剧?对此,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腔深情。
  “搞社团只有到了大三还继续,才是真心喜欢的。”
  “我没觉得是社团,而是自己的事业。”
  “当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你会不会把戏演得很漂亮?我觉得我会!那个地方没有人,是一个可以让你得到安静的地方,你一个人在上面玩都没有关系的,很好玩,很喜欢一句话‘生在剧场,死在剧场’!”
  “收获到的最好的是掌声,我们都很喜欢谢幕的时候。虽然有时候演得不是很好,但谢幕都是很隆重的,都是三鞠躬的。”
  “有时候也是因为这班人让彼此很开心。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大家每排一个戏,都是一直在一起的,彼此性格很清楚。虽然有时会闹些别扭,但为了排戏,我们仍然很快就会和好,排完戏又一起吃饭。我们正在打算到毕业喊楼时,到话剧社的女生们楼下喊,最好在楼下演戏,划地为台,嗯,可以演《罗密欧与茱丽叶》。”这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说着。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在享受表演快乐的同时,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此次赴京虽然只上演两场,但掌声不断,有一位已经看足了五百场话剧的老戏迷,在看完他们精湛的表演后赞不绝口,他说,他的生活有三个空间,一个是工作,一个是家里,最后一个是劳累时精神寄托的剧场,感谢这群年轻人给他带来平生以来最好的大学生话剧,让他在天堂里度过了两小时的美好时光!专家老师也啧啧称赞,没料到在广州这么前卫的地方能结出这样传统特色很浓的硕果。
  演《小明星》的这班年轻话剧人也说,他们虽然在演技、幕后等方面有很多不足,但是力求更到位地把握剧本的感觉和思想,让人家知道他们试图表达某些内在的东西,感受他们的这股创作激情和艺术渴望。


  幕后——既能演戏,又能做事

  “我们剧社最大的特点是——又能演戏,又能做事!”一名女生骄傲地说。这群参演的同学,既非表演科班出身,又无表演基础,只有热爱话剧的激情。他们都是从零开始学习,努力提高自身各方面水平,一步一个脚印,在小小的舞台上诠释着对生活本原以及社会万象的独到见解。
  “我觉得我们是越做越大”,从刚开始时只能演十几分钟的小品、短剧的“蹒跚学步”,到如今能表演两小时大戏的“快步小跑”,进步有目共睹。可他们成功背后的艰辛和困难又有谁知道?
  为了尽可能压缩开支、配合剧情、找到合适的道具和戏服,每逢演出前他们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能找到旧社会的破烂衣服,他们去跟着那些老太太老头子捡垃圾,帮忙捡了一天后,就和老太太老头子说把适合演出的衣服给他们;也有碰上运气的,花上10元就能淘上影楼一件旧公主裙买回家,洗洗缝逢后又让它重焕光彩,穿着它来演公主、演朱丽叶。解放前的长衫,买不到合适穿的,就量体裁衣,由同学一针一线做出来;演历史剧需要的古装,就剪下卡纸做帽冠,批上麻将席做铠甲,扯下旧窗帘做衣服。“挖掘道具的过程,很辛苦,但也很好玩!”。
  至于布幕,平时在学校演出时,有专人负责,而此次去北京受经费限制,这些演员们就得“多功能”了,所有暂时不需要上台表演的人,都得帮忙布幕、抬道具。至于化妆,他们在排练时请了一名老师过来定妆,指导哪个角色应该怎么化,拍下照片后,负责化妆的同学就回去再仔细琢磨研究。到了后来,他们男生之间已经可以对化了。说到这里,两个坐在一起的男生面对着,有模有样地在对方的脸上“描摹”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光华又一次褪尽,他们仍旧保持着一张纯白素净的脸,是的,他们在守护着、追逐着、实现着梦想,从舞台上收获着快乐和掌声。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