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学子风采

清静为天下正———药学院2003级毕业生张弛访谈


稿件来源:校报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07-09-12 | 阅读次数:


 成熟的心理特征在于:一是摆脱对他人的依赖性,实现自己计划未来的行动;二是对于世事抱有一切都是相对的态度,不随大流。———张弛


  张弛,中山大学药学院2003级本科生。求学期间因突出的科研成绩和良好的综合素质于2007年被直接保送至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其科研作品参加2007年广东挑战杯课外科技学术作品大赛,获得广东省一等奖,中山大学特等奖。迄今共发表论文3篇,其中SCI论文2篇。

  在离开母校的前夕,他抽出间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深刻的见解、不俗的谈吐,面容温文尔雅且不失坚毅,无不令人印象深刻。谈话从挑战杯大赛开始。

  记者(以下简称):你认为这次参加挑战杯的课题有什么亮点?

  张弛(以下简称):我们参加挑战杯的题目叫做《以癌基因G-四链体为靶点的新药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合成》。我们的团队由三个人组成,除了我还有吴伟彬和孙宁同学。我们是从2005年开始这方面的研究,作品历经一年半时间完成的。在药学领域,新药的发现是一个十分艰巨和漫长的过程,即便是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国外大型药企,研制一个新药也需要15年左右,投资10亿美元以上。在本世纪初,基于生物分子结构的药物设计成为了新药设计的主流方向,我们的研究就是要利用计算机技术来实现这种设计的合理化,从而加速这一漫长的创新过程。

  记:在作品的完成过程中是否有特别的经历?你是如何走过来的?

  张:在作品的完成过程中最深刻的经历莫过于克服重重困难,课题开始的初期,客观条件上既没有相应的计算机软硬件设施,主观条件上也缺乏这方面相关的背景知识。那时候学院也没有现成计算机辅助分子设计平台,所有的东西都得靠自己从零搭建。但我们相信科学有险阻,只要肯攀登,做科研就应该细水长流地坚持下去。在课题研究期间,除了向导师黄志纾教授学习,我们还前往拜访了北京大学的专家,听取了香港理工大学几位老师的意见。在课题创立初期,生科院的徐安龙教授还向我们开放了他的分子设计平台,加深了我们的认识。我们十分感激这些老师的鼎力相助。

  记:这次挑战杯活动给你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张:这次广东省挑战杯科技学术竞赛给了我们一个十分宝贵的跨学科交流机会,向同龄人学习,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在这次活动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作品:一件是生科院吴绮峰团队的,研究海洋生物学;另一件是生科院何柏亮的,搞肿瘤血管生长因子。他们做的研究难度都是惊人的,水平很高。这让我发现其实本科生也能做很好的研究的,我们虽然是晚辈,但是在学术领域也具有相对的竞争力,经过长期发展,能守柔日强。科研是一个寂寞的过程,能通过竞赛和他们做深入的意见交换,也是很难得的。

  记:在个人成长及成功的过程中,什么样的品质对你最重要?

  张:我只能谈谈自己设想的重要方面,因为这些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要通过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实现的。我认为,有三个品质是十分重要的。归结起来就是:过硬的综合能力,成熟的心理和对困难与失败的准备。

  记:你如何理解这些品质?为什么认为它很重要呢?

  张:未来的竞争,与我们在象牙塔里头的是截然不同的。它包含了两个部分,即淘汰与选拔。十几年的寒窗生涯,历经了种种考试磨炼的我们往往过于注重前者,而对后者有所忽视。而事实上是,即便我们满足了在竞争中胜出的种种要求,仍然不一定能获得最终的成功。这不仅仅需要我们在专业技术领域更加精益求精,以求强于竞争对手,还要培养自己的道德情操,以提高处事的能力和改善人际交往。戴尔·卡耐基认为,前者对于成功的贡献是15%,而后者则是85%,我认为他也许刻意夸大了这个比例,但是两者对半分,可能是比较合适的。过硬的综合能力,正是在专业技能与待人处事两个方面提升个人,实现成功。
  成熟的心理特征在于:一是摆脱对他人的依赖性,实现自己计划未来的行动;二是对于世事抱有一切都是相对的态度,不随大流。人生和职业的规划是必不可少的,统计研究也表明,拥有十年期未来规划的在校学生更接近于未来的成功。然而,人生规划必须是由自己完成,他人无法替代。怎么实现人生规划呢?我们既不用哀悼过去,也不必忧愁未来,相信只要把握现在,将行动落实在每一天,我们就能一步一个脚印,水到渠成地到达目标。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抛弃应试教育带来的绝对思维,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多元的、相对的,允许有多个解。比如说,没有任何人曾向你承诺读研或者出国留学就一定意味着美好的前程,事实上是那些真正实现自我定位的同学更容易成为未来的职场精英。
  如果说一个人生平从未遭遇挫折和失败,那么他也许从来没有进行过有价值的工作。我们应该随时准备应对失败。就拿科研来说吧,失败的实验是正常的,成功的实验是偶然的。不然的话,为什么成功的案例会这么宝贵,为什么当科学家完成了某次成功的实验后会那样欣喜若狂呢?墨菲定律认为,事态往往向恶化的方向发展。我们必须警醒,既不大意轻敌,又不自暴自弃。
  为了使自己能具备这些素质,我也一直在努力。对于那些过去的事情,我们应该适当总结,日三省吾身。另外,清静为天下正,有的时候我们也应该甘于寂寞,好好的思考与认识自己。

  记:中大在这些品质的培养过程中有什么作用?

  张:在中大里思想是很自由的,这要得益于大批优秀的老师。他们在研究和生活等各方面做出了表率,对学生行不言之教;允许我们提出另辟蹊径的想法,大胆猜测,小心论证。他们也在为我们的学习和研究积极创造条件,为我们的成长出谋划策,极尽所能。与此同时,他们对社会有着清醒的看法,在踏实做学问的同时保持务实的心态。人们说大学是理想主义的最后堡垒,我想,在大学的环境里培养良好的情操应该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容易。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