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岳经纶:让更多人过上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


稿件来源:校报2011-11-16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1-12-02 | 阅读次数:


         阳光充沛的日子,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楼掩映在婆娑茂密的树木间。办公室里,温文尔雅的岳经纶教授坐在堆满了书稿的办公桌后,电脑上显示着一篇英文论文,表明了主人的学术身份。人如其名,岳经纶教授是一个有抱负才干,心系社会的人。

  “在社会变迁中促进公民福利和福祉”

  “在社会变迁中促进公民福利和福祉,让更多的人分享社会建设的成果,使他们过上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这是我们这个学科的使命与追求。”———岳教授如是说,简短而有力。
  1983年岳教授考入人大,于87年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因为导师的关系,在研究生阶段他开始关注工人运动,撰写了关于北欧劳工运动与福利国家的硕士论文。硕士毕业后,曾一度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1994年赴香港城市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劳工关系与社会政策。其博士论文研究的是中国1994年《劳动法》的立法过程。随后岳教授获聘留校任教。然而,谁也没想到,2004年他竟然孤身一人回到内地———选择中大作为其学术栖身地。
  放弃了在香港任教,不仅要与家人长期异地相处,更大的难题是经济压力。他的这一决定让很多人不解,好在最终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岳教授认为,与香港比,内地拥有更宽广的学术发展空间,能真正实现自己的学术追求,推动学科向前发展。可以说落户中大,完全是源于他对学术的执着向往。让他欣慰的是,几年下来,在中大这片自由、深厚的学术土壤里,因着自己对学术的赤诚,最初的理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岳教授是一位多产的学者,说起作品,却谦虚地表示“数量可以,没有很好的作品”。提及最具代表性的学术成就———“推动社会政策视角下的社会保障研究”,他也只是笑着轻轻带过。
  在我国社会政策和社会保障领域,岳教授是少数能与国际学术界直接对话的学者之一。他较早在学术界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福利社会”、“建构社会中国”、“地域公民身份和福利地区”、“社会保障制度(即社保制度)建设既要重视经济保障也要重视服务保障”等观点,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在香港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经历,使岳教授对社会政策在维持市场经济有效运作中的作用有了很深的认识。香港是发达的市场经济体系,同时也保持了长期的社会稳定和经济繁荣。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重视社会福利服务,有比较完整的社会政策体系,有一个稳定的社会安全网。与此相对的是,内地在发展市场经济,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不断呈现,影响到社会稳定。

        “社保改革要有社会政策的理念和视角”

  通过比较内地与香港的社会运作,岳教授认识到,内地社会问题丛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在市场转型过程中,因为过分追经济增长而忽略了社会政策在平衡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效率与公平之间的作用。尽管内地也进行了社保改革,力图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保制度,但由于缺乏社会政策的理念和视野,内地社保改革的主要目的是为国有企业改革创造条件,而不是为了减少或消除市场力量给劳动者带来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劳动力商品化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风险。
  有鉴于此,岳教授认为,内地的社保改革需要有社会政策的视角,不能只关注正式劳动力市场中的劳动者,而是要关注所有劳动者,特别是非正式劳动力市场中的劳动者;不仅要发展社会保险,而且也要发展社会福利服务。
  因此,回到中山大学后,岳教授积极推动社会政策的研究。Social Policy in China是岳教授与国外同行撰写的专著,该书是国际学术界系统介绍当代中国社会政策的第一部著作,包括China Quarterly在内的多家顶级国际期刊刊登了该书书评,给予了高度评价。及后这一著作成果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认可,在社保、社会政策和公共管理研究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我校获得了较高的学术声誉和地位。
  提到“社会政策”,岳教授耐心地解释———社会政策是关于公众福祉和福利的国家行为,可以理解为公共政策的一种,后者可划分为政治、经济、科技、外交、社会政策等类别。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共政策偏重经济政策,片面强调效率和经济增长,导致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失衡,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如失业和农民工问题、环境恶化等。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大力实施社会政策,对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市场力量进行干预,缩小贫富差距,才能达到社会和谐。”
  岳教授解释道———“社会政策主要包括政府在几个方面为公民提供经济与服务保障,分别是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住房和教育以及个人服务等。”他笑着说,若是公民都能得到这些社会服务,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和谐。我作为研究者,努力的动力就是通过学术研究和其它活动,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使社会政策和社会服务的理念深入人心。”

       “‘社会服务’被列为‘幸福广东’一级评测指标”

  岳教授所在的社会保障与社会政策研究所于2009年正式成立。成立该所的直接原因是我校致力于把公共管理学科发展成国家重点学科,而最根本的原因是社会保障学科对我国社会建设和发展极具理论和政策意义。目前研究所已在相关领域取得了若干较好的成果,包括承担了多项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和政府委托项目、编辑出版《中国公共政策评论》和相关的研究丛书和译丛,还主办了社会保障改革回顾与前瞻研讨会和第七届社会政策国际论坛等。
  岳教授谦虚地说,自己“一点小成果在于使‘社会服务’的理念得到推广”。他解释道,“社会服务”并不是简单的“服务社会”,广义的理解是政府提供社会公共服务,狭义的理解则是针对有特殊需要的个人所提供的社会服务和照顾,如弱势群体和特殊人群的个人服务;普及社会服务不能完全靠政府,也需要社会力量,如社工组织的帮助。让岳教授欣慰的是,现在民政系统已开始把“社会服务”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了。他自豪地拿起桌上一张报纸,说“你看,‘幸福广东’的评测指标里就有一项是‘社会服务’,还是一级指标呢”。
  岳教授长期为领导干部提供社会政策方面的培训课程。他在接受过培训的某位副厅长的博客上曾看到这样一句话———“医改需要社会政策视角”。这意味着政府相关决策部门将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后果,开始高度重视教育、医疗、住房等基本社会公共服务,社会政策将成为公共政策的重点。
  岳教授坦言,社会保障学科不像工科或医科能有直接而具体的科研成果,从一个理念变为具体的政策,再付诸实践,从而推动社会进步,往往是漫长的过程。但他坚信自己的工作和整个社会的发展、人民的幸福相关,能使越来越多的人过上更好、更有尊严的生活。他说,这是社会政策的使命,也是一个从事社会政策研究的学者的使命。

  岳老师很“nice”

  学生们爱说岳老师很“nice”。香港高校的师生间更接近于服务提供者与消费者的关系,而在中大,岳教授觉得有了某种师者的使命感。他和学生之间的交流很紧密。他也乐于为学生规划前程,如推荐硕士生去香港学习。不仅是学生,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友好亲切、从不发火。
  在博士生郭英慧和邓智平眼里,导师是一个勤奋认真的人,“每晚在办公室奋战到深夜”。有时凌晨发的电邮,三五分钟内就会收到岳老师的回复。岳教授总告诫学生今日事今日毕。
  岳教授治学极严谨。郭英慧同学还记得“一次为了找一个数据出处,他翻遍了大半个书柜,一页一页地找。我劝他直接估算,他很严肃地说这涉及到治学的严谨性问题,马虎不得。这让我在之后的学术道路上不断检视自己。”
  邓智平说,“岳老师有一种湖南人经世报国的理想,时常教育我们写论文要有大气,选一些格局大一点的题目。”
  不为人知晓的是为了学术理想,岳教授和家人牺牲了很多很多。
  他常穗港两地奔波,半个月才与家人匆匆团聚一回。如果不是对学术的坚定赤诚,岳教授可能不会留在中大这么些年。就在前年,香港一所高校以非常优沃的待遇聘请他,岳教授最终还是拒绝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前面提到的研究所。“很多人(学者)因为我的号召而来,如果这时候离开,是很不负责任的,而我也希望能够把研究所发展得更好。”他坚定地说。
  岳经纶教授年纪不大,却有了一头灰花的头发,他笑称是到中大以后忙的。开心的笑容背后是他对学术理想追求的无怨无悔。他在论文里写道“建立一个以公民身份为基础、以满足基本需求为目的的完整的社会政策体系,还需要长期而艰辛的努力。”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