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管忠震:我国肿瘤内科学领域的杰出先行者


稿件来源:校报2011-11-30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1-12-12 | 阅读次数:


        人物简介:
        管忠震教授,1932年10月出生,安徽省安庆市人,1954年岭南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后留校工作。1963年任孙逸仙纪念医院血液室负责人。1965年起任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化疗组组长、肿瘤内科主任。
  1982~1983年获WHO奖学金赴美访问,历任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学教研室主任,肿瘤医院副院长、院长。现任肿瘤内科主任导师、博士生导师,国家抗肿瘤药物临床试验研究中心主任导师。先后发表肿瘤学科论文270多篇,获多项科技进步奖,创建了中山大学肿瘤内科专科。
  1995年被美国人物传记中心(ABI)授予“肿瘤内科学突出贡献奖”。2009年全国肿瘤防办、中国抗癌协会等联合授予“中国肿瘤内科杰出贡献奖”,曾先后获“广东省优秀教师”、“柯麟医学奖”、“吴恒兴医学奖”等。

  “细致的观察和科学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培养科学人才的关键”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提及肿瘤化疗,就有“北孙南管”之说,意即北有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孙燕教授,南有中山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管忠震教授。半个世纪过去了,2007年,管教授被授予第三届“中国肿瘤内科杰出贡献奖”,颁奖词如是说:“他是岭南才子,……是我国第一位考取WHO奖学金的赴美学者,他创建《癌症》杂志肿瘤化疗专刊,参与起草我国《抗肿瘤新药临床试验规范》。对我国抗肿瘤新药的研发、临床研究和人才培养的杰出贡献,将永远载入我国内科肿瘤学和临床肿瘤学发展的史册。”

  从岭南大学医学院走出来的医学俊彦
 
       “年轻时我认为学医是以真才实学服务人类的,所以选择了医科。”1954年管忠震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岭南大学医学院(后更名华南医学院、中山医学院)。在这所老牌名校的求学经历为他日后的行医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收获最大的是培养了逻辑思维能力,大学二年级分析化学考试,给一试管内装白色粉末,要在限定时间内,自选系列合理实验,一步步揭示此未知物的化学性质,最后确定其分子式。情况正如后来身临临床一线时,一个病人,有一定的症状和临床表现(如发热、头痛),需思考如何通过必要的检查和逻辑分析,揭示疾病的本质,获得正确的诊断。故细致的观察和科学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培养科学人才的关键。”
  毕业后管忠震获留中山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内科。在这里,他接受了严格的专业训练,也遇到了众多令自己受益终生的老师,这些一流的学者,个性鲜明、严厉却又爱徒如子。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管教授依然记忆犹新:大内科主任陈国桢教授是国内消化病学创始人,非常注重对病人的体格检查,他甚至可以通过体检发现辅助检查没有发现的疾患,从而对一些疑难病例做出诊断。受此影响,管忠震后来遇见了一例不明原因的高热病人,X线检查无阳性发现,当时尚无CT和B超等设施,经过仔细的体格检查,他发现该患者右季肋下深部压痛,拟诊为“肝脓疡”,后经穿刺抽吸证实果然。
  著名的内分泌专家周寿恺教授,有一次查房,查到一个营养不良、腹泻的病人,问当时还是住院医师的管忠震,病人每天进食多少卡路里?管教授当时未能答出,这件事让他终身铭记:一名内科医师的责任不仅是诊断和药物治疗,必须关注患者整体全面的状况。
  严棠教授查房非常有意思,不是自己滔滔不绝,而是让管床医生自己分析存在的问题,解决的办法,认为可行的点头即可。学生提问,严教授不懂的即答“不知道”,毫不避讳,随即查找资料求证后回答学生。名师们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影响了管忠震的从医生涯。
  1963年管忠震被选送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进修,回来后担任中山二院血液室负责人。他深受大内科主任陈国桢教授的器重。1964年,华南肿瘤医院成立,首任院长谢志光教授相中了勤奋好学才思敏捷的管忠震。1965年,他从二院正式调入肿瘤医院,医院还给他配备了两名得力助手,从此肿瘤医院内科化疗三人小组成立,并开始书写充满艰辛与荣光的历史篇章。

  悬壶济世,不断引领肿瘤化疗相关领域发展新突破
 
        六十年代,肿瘤的治疗主要以手术与放疗为主,药物化学治疗在世界范围内均处于起步阶段,目睹肿瘤患者的种种疾苦,管教授苦苦探索相关的临床化疗方案。当时国内三尖杉类植物生物碱属于全国攻关项目之一,许多单位参与研究,管忠震教授通过临床病例仔细分析发现,三尖杉类植物总生物碱中只有酯类生物碱为主要有效成分,而其他的生物碱中含量最高的“粗榧碱”并无明显治疗肿瘤作用。这一发现为研发有效治疗肿瘤药物指明了方向。
  八十年代初,管忠震在国内零散的外文文献中发现,美国儿童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治愈率可达到70%,而国内真正获得治愈的却不多,为什么呢?恰好他获得机会赴美安德森癌症中心做访问学者,他在美国病案库查阅了大量的病历资料,发现美国的治疗模式近乎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以大剂量化疗药物杀灭肿瘤细胞,并发骨髓抑制出现严重感染后再以强有力的抗感染支持使患者得以康复。这给了他极大启发,他对化疗的疗效和毒效的辩证关系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并应用于此后的肿瘤化疗临床研究中。
  管教授特别注意边治疗、边观察、边总结,八十年代初期,他在国内首先报告阿霉素的临床应用经验,并率先进行顺铂及长春花碱的临床研究,此后,又主持了包括卡铂、异环磷酰胺、诺维本、紫杉醇、健择等十余种重要抗癌药物在我国的临床研究。可以说,以管教授为首的肿瘤防治中心内科一直引领着国内肿瘤药物研究的若干重要学术前沿。
  80年代后期,对于恶性肿瘤霍奇金淋巴瘤(HD)的治疗,管教授创造性地提出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当首选全身化疗为主,结合局部放疗的治疗策略,突破了当时国际流行的包括剖腹分期后以大面积放疗为主的治疗方略。据肿瘤内科黄慧强教授论文统计,以新策略治疗的HD患者10年和20年生存率(1980-2000年)分别为74.5%和66.8%,充分验证了其高效低毒的长期治疗效果。这一治疗理念在1990年国际抗癌联盟大会上报告,得到当时不少国外同行的认可,并为后来许多国际大型临床研究所证实。

  “他总是那么和颜悦色”
 
  管教授是一名济世良医,更是一名热情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六十年代,他编写了国内第一本普及肿瘤化疗基本知识的小册子,成为了那个知识极度匮乏时代里最珍贵的读本;他还是国内肿瘤专科人材培训的先行者,开办了全国肿瘤内科医师培训班;八十年代,他率先创办《癌症》杂志化疗专辑;九十年代,他又创办《肿瘤化疗通讯》;新世纪他和弟子们又创办了国内首个肿瘤化疗专业网站(www.ccchina.net)。他总是竭尽所能,以各种方式传播知识,培育英才。
  学生们尤其感动:管教授医教研事务十分繁忙,言行却十分温文尔雅,温暖细致。他的博士生袁中玉主任说:他总是和颜悦色,对患者、下属、学生等都一个样。虽然事务繁忙,但治学十分严谨,我博士论文的每个标点老师都看过。他授课方式亦与众不同,总能鞭辟入里、深入浅出;那些令人生畏的繁复知识在他那里变得有如故事一般生动有趣,令人难忘。“我兴趣比较广泛,爱好书法、音乐、美术、文学,读书太杂,可能增添不少乐趣,但影响专业成就。”管教授笑言。
  在管教授的带领下,内科已建立起力量雄厚的学术梯队。

  宠辱不惊,自强不息
 
        管教授非常热爱学习,早年不允许学英语,他就在《毛主席语录》中夹一页单词表,偷偷地学。改革开放之初,WHO在世界范围内资助一批医生赴美做访问学者,管教授“偷学”的英语派上了用场,帮他获得了WHO首批资助中唯一的中国名额,赴美安德森癌症中心进修学习。
  在安德森癌症中心,他注意到美国人非常注重临床试验,病人临床试验入组率非常高,且制定有标准化的临床试验规则。这启发了他日后在国内建立规范化的抗肿瘤药物临床试验办法。1992年他开始担任卫生部及SDA抗癌药物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由他主笔起草的抗肿瘤药物研究指导原则,成为指导国内肿瘤药物临床研究的第一个蓝本。在他的带领下,肿瘤防治中心内科建立了国内第一家部属抗肿瘤新药临床研究基地,新世纪初,组建成为我国首家国家级抗肿瘤新药基地。
  时至今日,管教授依然活跃在国际肿瘤学的舞台上。不久前结束的瑞士Lugano国际淋巴瘤大会上,还留下了他孜孜不倦的身影。

  结束语———管教授最喜欢的格言: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自强不息。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他寄言青年俊才:顺利时不骄奢,困难时不气馁,踏踏实实地迈向自己的目标。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