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凤兮凤兮,于彼高翔:王成新、李朝红、姚道新、董建文、王栓紧

———理工学院青年教师成长成才访谈记


稿件来源:中山大学报 | 作者:陈淑华 蔡湘銮 童顶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2-03-16 | 阅读次数:


   “青年教师是大学的未来。关注青年教师就是关注大学的未来”(许校长语)。近几年来,随着一系列人才培养战略措施的实施,我校已形成了一个关心和支持青年人才的良好氛围,涌现出了像(理工科方面)理工学院、生命科学院、数计学院、化工学院、工学院等为代表的大批青年优秀人才群体。
  以理工学院为例:近5年来,通过全方位人才培养发展战略的实施,特别是加大引进和培养力度,其人才规模、结构、特色出现了可喜的新变化。总体上呈现出年青化(教授47人,45岁以下15人;副教授39人,40岁以下18人)、多样化(人才分布均匀,分属不同学科及团队)、国际化(相当部分教师有国外留学或治学经历,现有百人计划人才31人,占教师总数25%)、高学历高层次的特点。截止目前,部分青年学者已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崭露头角,开始承担或参与国家和地方重要的教学科研项目(有的还入选国家和省级人才工程项目)。如王成新、李朝红、姚道新、余峻聪、郑跃、董建文、王栓紧、项荣、刘飞、黄臻成、杨玉华、孟辉等。
  “凤高翔兮,非梧不栖”,《走读中大》将分两期带您走近这些青年俊杰,倾听他们的心声,探索和分享他们成长成才背后的感悟和思考。

   “我感到很意外,因为几乎从来没有遇到其他高校的校领导对青年人才这么重视”
  
    李朝红:37岁,百人计划引进人才,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和广东省千百十人才工程,现主持国家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等多个重要课题。

  李朝红教授来到中大理工学院任教已有两年多了。2009年的某一天,正当他还在犹豫就职去向时,时任许宁生副校长和他进行了一次国际通话,“我感到很意外,因为几乎从来没有遇到其他高校的校领导对青年人才这么重视,许校长在电话里介绍了学校相关政策并非常耐心地开导和激励我,使我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中山大学对青年人才的重视,也促成了我选择进入中山大学工作的决定。”
  “我相信中大能够让青年人才获得好的发展机会和平台,特别是能组建并带领自己独立的研究团队。”
  “本科在湖南师大的学习使我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学会面对现实并做出选择的青年。期间,我积累了专业的基础知识,同时基本形成了分析和处理实际问题的思维方式。当然,在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所的经历也非常关键,她的科研环境激发了我出去看看的想法,使我逐步积累了进入国际研究机构的能力与素质。”
  就是带着出去走走的想法,李教授先后在德国马普复杂系统物理研究所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从事客座研究、博士后研究和独立研究,取得了一系列具有高度原创性的科研成果。“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合作导师Yuri Kivshar教授很开明,不仅给我提供工作所需的条件和资源,还引导我如何开展独立的研究工作。在他的指引下,在澳的后3年我独立主持完成了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发现项目和澳科学院国际交流项目各一项。”
  “我觉得国内外科研机构的主要差别在于学术氛围。国外的科研机构崇尚以学术为中心,行政秘书管理人员以服务科研工作者为宗旨;国内真正形成崇尚学术且保持良性竞争的学术氛围的科研机构就很少,绝大部分研究工作者没有使用行政秘书管理人员和相关人力资源的实际权力和条件,不得不自己做自己的秘书,将一部分时间用于处理一些与学术无关的杂事,从而使部分青年人才没有条件潜心于学术或挡不住诱惑不愿潜心于学术。幸运的是,国内的科研机构正在不断吸取国外的先进观念,管理的理念和体制也在不断改革,我相信学术氛围会越来越好。”
  最后,李教授送上一句与青年学者共勉的话:“坚持原则,学会取舍,走适合自己的路。”

   “学校有很好的人才引进政策,学院负责人求贤若渴,总体平台环境非常好”

  姚道新:39岁,百人计划引进人才,入选广东省千百十人才工程,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现为凝聚态理论方向的学科带头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973计划)、教育部等机构的多个重要科研项目。
  姚道新教授已在国际专业刊物上发表多篇高质量的论文,其中包括Nature Physics,Nature Communications,Physical Review Letters和Physical Review B等。自2009年年底回到中大以来,在完成教学行政等各项新任务的同时,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科研热情,发表了10余篇SCI论文,2012年他又已有3篇SCI论文正式发表。
  说起自己从美国来到中大理工学院工作的决定,他首先考虑的是国内的事业发展环境已日益成熟:中国物理学在凝聚态物理等方面的研究已具备国际一流的学术环境和成果,有成熟高效的学术交流平台。其次是中山大学务实踏实的工作作风和亲切感。学校有很好的人才引进政策,院长等有关负责人求贤若渴非常热心。虽然当时中大的待遇和条件不一定是国内最好的,但总体平台环境非常好,且优秀学生比较多,有利于进一步做研究和培养人才。
  基础学科很难出成果,如前述年青的姚教授却是硕果累累。“学术是一个需要花时间积累的过程。光有兴趣是不够的,做学问一定要打好基础,要有恒心和毅力走到国际前沿,抓住创新机遇。”
  他强调良好的外部学术环境有助于人才快速成长。但一定要先练好内功,打好基础。机会来了,一定要抓住,以占据学术研究的新领域。本科是培养兴趣,找到大的研究方向时,知识面可以广一些,专业课程要学好。
  “硕士阶段已有一定的专业方向,要加强专业学习,学好英语,确定自己究竟是否有做学术的兴趣和能力,如果有,就可以考虑继续攻读博士。博士阶段是做学术研究的关键阶段,需要选好导师,培养自己的研究风格,需要埋头苦干,掌握核心技能,熟悉国际前沿,攀登学术的高峰。”
  姚教授本科和硕士均毕业于浙江大学,后在美国波士顿大学获得理学博士。谈及国内外人才培养的差别,他认为:“国外高水平大学和科研机构由于具有长期的积累和严格的学术制度以及便利的国际交流条件,有利于学生接受系统的训练,尽早接触国际前沿课题。”但是否一定要去国外留学呢?姚教授觉得应该因人而异。现在国内的教学科研环境已今非昔比,有了很大的改善,部分实验设备甚至优越于国外,与国际社会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国内的一流大学,例如中山大学,在人才培养、学术交流等方面都逐步在向国际一流大学靠拢。现在学校和国家支持的各种联合培养、中短期出国留学项目也越来越多,给学生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同时,国家对科学技术等方面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使科技人员能更专心地从事高水平的科学研究。而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因为经济衰退,科研经费蹒跚不前,甚至受到削减。
  对中大和理工学院的人才培养政策和措施,姚教授表示了赞赏,称这些政策措施很到位:首先是学校和学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使得科研人才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其次是学术交流频繁,不单是有众多国际一流的科学家前来来访交流,学校各学科教授之间的交流合作也在加强。广大行政人员能很好地为教师们考虑和服务。学校在引进人才方面的政策,也给新进人才提供了扶持和帮助。汪河洲先生教导

   “做研究绝不能浮躁,要有绝对的耐心”

  董建文副教授:31岁,承担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参与97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等。
  “每个人都有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大道。作为中大人,大家的目标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把教学科研都做好,擦亮中山大学这块金字招牌。”作为中大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才,董老师自信地说。
  2007年,董老师留校成为一名教师,他坚信要成为一名优秀人才,首先要有热情,还要有专注与踏实,更要有目标。正如他的导师汪河洲先生所说:“做每一件事首先要热爱。”“是热爱让我多年来一直坚持这个方向。”
  董老师总是牢记汪河洲先生教导:做研究绝不能浮躁,要沉得住气,有绝对的耐心。“文章决不能匆匆拿去发表。如果错了,将会令自己蒙羞一辈子。”正是这份信念和坚持,董老师2011年的科研成绩可谓硕果累累。“需要厚积薄发。想法和结果很早就有了,但要做好绝不容易,尤其是Phys.Rev.系列(编者注:物理学影响力最高的学术期刊)文章更是如此。”
  “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目标,关键要有为之奋斗的决心。大一、大二时想锻炼自己就进入了院学生会文娱部,后来还成为了文娱部部长,在梁銶锯堂组织了物理节闭幕晚会,这可是当时物理系少有的大型晚会。大三、大四开始定下心来计划人生,澄清了自己对未来的迷茫,决心要在学术上有所发展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08年这一年为了搞好教学,基本停止了科研工作。在教学上力求让本科生对课程产生兴趣,课后能相互交流解答疑问。对于研究生来说,要保证完成教学任务之外还要锻炼他们的创新能力。通过各种途径掌握所在领域的最新动态。”“有的想法非常好,实现起来也简单。但如果不经过一番调研和考证,背后的物理意义就有可能被埋没。”
  “希望学院和学校能提供更多资源,让年轻人无后顾之忧地向前发展;能体察每个人在工作上的努力与成绩,为人才的成长与培养搭建更好的发展平台。”

   “对自己的事业要认真、坚持”

  王拴紧副教授:38岁,承担国家“863计划重点项目”及广东省对外科技合作项目”等。
  王栓紧老师作为学校工科青年人才,谈起工科人才需要具备的素质,尤其强调实际操作和沟通能力。他认为,“工科与工业生产联系比较紧密,需要和企业、工厂联系,经常要和工厂的人打交道。遇到的实际工程问题就相对多一点,不仅需要书本理论知识,更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因为涉及到一系列比如资金、技术等问题,还要设身处地站在企业的角度来考虑。”有时还会遇到一些特别问题,比如说化学工程,涉及到的是将一个实验室的化学反应的规模放大,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在实验室做一个化学反应,试剂的量只需几克,甚至几十个毫克,但工业化生产需要放大到公斤级、百吨、千吨级甚至万吨级时,就不仅仅是一个反应的问题了,放大过程中会有规模化效应,需考虑诸如设备、原料等许多问题,需要一步一步去解决。就拿原料来说,就不可能保证实验室用的试剂级水平,而只能采用工业级的,需要进行一系列复杂处理后才能使用。
  王老师说自己就是普通人一个,他觉得做事要踏实,贵在坚持。他在中科院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期间,除完成论文外,还参与了许多科研项目。他认为中科院的科研训练对自己影响比较大,当时的压力也很大,经常做实验到晚上十二点才结束。在博士期间遇到科研难题时,几乎每天都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和课题组的其他成员一起从设备和原料入手,一级级地排除问题,坚持了半年才取得一些突破。所以做事要认真仔细,尽量做到最好,并要坚持。
  对于中山大学的人才引进和培养政策,王老师感触最深的是中大提供了一个优秀的科研平台和良好的学术环境,自己有幸成为一个优秀研究团队的一员。他对学子的建议是:“珍惜时间,打好理论基础;完善人格,提高心理承受能力,不封闭不偏激;提高沟通能力,要经常和身边的人进行交流。”(待续)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