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廖振尔:我希望听见最真实的声音

——记2012年广东省卫生系统“创先争优先进个人”,肿瘤防治中心常务副院长廖振尔教授


稿件来源:中山大学报 | 作者:黄金娟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2-12-21 | 阅读次数:


  人物简介:
  廖振尔:1953年2月生,广东省紫金县人。中共党员,1976年于中山医学院医疗系毕业,消化内科专家、研究员。曾任中山一院副院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现任肿瘤防治中心常务副主任、常务副院长。
  主要学术任职:担任中华医学会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副会长、中华微生态学会广东省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会常委、中华医药杂志常务编委及中华医院管理杂志、中华医学实践杂志、医院院长论坛等多家杂志编委。
  曾获国家教委霍英东基金会青年教师奖。主编医学专著1本,参与编写专著1本。发表论文40余篇。

  清晨,如果你来到肿瘤防治中心门诊大楼,总会看到一位身着白大褂,身材修长,儒雅谦和的男士,从容不迫地从一楼步行到五楼。只见他逐层仔细查看门诊的情况,时而耐心回答病人的询问。他是谁?熟悉的人知道原来他就是中心常务副院长廖振尔教授。
  “门诊是医院的窗口,这里集中反映了医院的就医流程是否合理、服务如何,可以看见最真实的情况,听见来自患者的最真实的声音。”廖振尔微笑着说。

  “门诊是医院的窗口”

  喜欢亲身到一线查看情况,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是廖振尔工作的一大特色,他是医院导诊服务的始创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廖振尔因为工作出色、富于魄力,在创建三甲医院的工作中崭露头角,成为原中山医科大学附属一院领导班子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有一次,他照例到门诊查看,看见一名患者在大厅急得团团转,一问才知是找不到化验室。廖振尔遂大胆提出了一个思考多时的方案:在医院门诊大厅设置导诊员,引导和分流病人。不料此举后来为各大医院纷纷效仿,成为了国内“医院文明优质服务的亮丽风景线”。
  “三甲医院普遍病人多,且疑难重症病人多,需要做的检查及相关手续较多而复杂,加上医院科室多,建筑复杂,常常令病人疲于奔走及排队等候,因此便捷顺畅的门诊流程会大大方便病人就诊。”廖振尔很早就注意到病人在门诊看病时的效率优化问题。
  2006年,廖振尔调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先后担任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他下定决心,要继续对门诊的流程进行科学优化。在彼时医院已设立的一站式服务台的基础上,经过周详的考虑论证,短短数周内,廖振尔带领员工对门诊重新进行了规划布局:按照肿瘤部位及病种来划分不同的诊区,设立专病门诊,这样,一个需要综合治疗的病人,就可以在同一个诊区看完不同亚专科的医生,而不必在不同诊区焦急穿行、找寻。重新布局完成后,来复诊的“老病人”深有感触地说,“以前的诊区是以医生为中心,现在真的是以我们病人为中心了。”

   “他是用一颗心去为病人服务的”

  1976年廖振尔从中山医学院毕业分配到附属一院工作,受悬壶济世的父亲的影响,廖振尔从穿上白大褂的那一天起,也自然而然承袭了父亲造福乡邻的从医理念:“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但愿换来患者方便一些。”
  他有着内科医生特有的细致与体贴。每当门诊号挂完了,只要有病人找到他,他就加号,中饭也顾不上吃;他看病并不是仅仅给病人开方子,还会给病人分析病情,嘱咐病人如何配合治疗,甚至一一写出最佳服药时间。《党风》杂志记者曾目睹并记录了他救治一个急诊患者的情形:在一系列有条不紊的检查、救治后,他弯下腰,用一块纸巾轻轻揩去了病人嘴角残留的汁液。记者感言:他是用一颗心去为病人服务的。
  “廖院长这样的医生如今不多见了,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找他看病,他就会细细询问、开药,甚至下次还会回访,”一位副主任医师感慨,“他身上有许多年青医生应该继承的优良传统。”
  如果回老家探亲,廖振尔总要为闻讯赶来求治的众多乡亲免费看病,甚至连与家人聊天都顾不上。
  “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责任重大,但饱含荣耀。”他说。

  “只要符合三个‘有利于’,他就去争取、去努力”

  初到肿瘤防治中心工作时,为了快速、准确掌握中心的情况,廖振尔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不同层面干部、群众一百多人的座谈;时常在早晨,他轮流参加各个科室的交班,与医务人员面对面地交流。再凭藉多年累积的丰富的管理经验,很快,他对中心的全局有了基本的把握。
  “学科要发展,首先要对学科发展的现状有总体的、清晰的定位与认识。部分学科带头人必须打破‘江湖老大’的梦幻,要在与国内外同行进行认真比较、审时度势之后,拿出切切实实的学科发展规划。”在中层干部会议上,廖振尔严肃、敏锐地指出了中心发展认识层面的关键问题,清除了部分学科带头人眼前的迷雾,也警醒了全体职工。
  随着医院的快速发展和病人的不断增多,中心的几个辅助检查部门逐渐成为瓶颈环节,严重影响了医疗服务效率,成为无人能解决的“老大难”。怎么办?廖振尔的选择是直面难题,迎头破解!
  他带领中心领导班子成员、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一行直接开赴出现问题的科室,现场办公,与干部、群众一起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当场解决人员、设备的配置难题;着令该理顺流程的马上调整,该调配人力的允许灵活安排配置。而科室则必须向中心承诺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预约检查、发出报告。
  “廖院长大胆践行科学发展,只要是符合有利于群众看病、有利于破解发展瓶颈、有利于学科发展这‘三个有利于’的原则,他就去争取、去努力。”与他一起工作的彭望清副书记深有感触地说。为了积极争取外部资源,廖振尔常常顶着压力,四处奔走、呼吁。
  最终,相关科室发病理报告的时间缩短了整整24个小时,CT预约检查时间不超过24小时,超声预约检查时间不超过2天。明显提升了中心的运营效率,使得平均住院日缩减,病人满意度大大提升。

   “多注意听取意见,不要搞一刀切”
  初步理顺流程、提高公共服务平台的效率之后,廖振尔马不停蹄,“与同行相较,我们看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和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的医疗服务能力都很强,前有标兵、后有追兵,我们必须进一步调动积极性,挖掘潜力,全面提升中心的综合实力。”
  2010年,在经过深入调研之后,廖振尔作为项目负责人,在中山大学各个附属医院中首开先河,启动科室综合目标管理考核与主诊教授负责制两项改革。回忆改革之初,廖振尔坦言,也有顾虑与压力。因为综合目标管理为各个科室设置了医教研管全方位的年度目标,且目标全部数据化,清晰具体;配合实施的主诊教授负责制则将科室总体目标分解到各个医疗小组去落实,而主诊教授需要竞争上岗。这两项制度的实施,相当于对全院每一个职工都形成了量化考核指标,压力不小,是否能真正起到正面的激励作用,激发工作干劲呢?目标设置不合理,也有可能反向抑制,走向改革初衷的反面。
  “中心下达任务、订目标没错,但一定要注意多听取科室意见,结合每一个科室的具体情况来设定目标,不能搞一刀切。”廖振尔再三叮嘱几个职能部门。
  后来的事实证明,改革是成功的。一名主诊教授形象地将自己的医疗小组形容为自己的“责任田”,“医院给了我田地,我就必须有产出,从春天开始我就要操心秋天的收获。”
  由于注重沟通,目标设置科学、合理,管理措施及时、到位,中心近两年来的门诊、住院病人人数呈两位数增长,平均住院日缩减至7.4天,在全国肿瘤医院中最短,运营效率最高;科研方面,中心所获得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数以及SCI论文数在全国肿瘤医院中名列前茅。

  “文化是一所医院的灵魂”

  每年七月,廖振尔都会站在23楼的大会议厅给新员工认真介绍中心的发展历程、优良传统,“年青人首先要了解中心的历史,只有了解过去,才能有所继承、创新和发展。”
  走进中心一楼大堂,举目所见,十位院所创始人的肖像格外引人注目,令人心头涌起庄严而亲切的感觉;发现中心没有一本完整记录院所发展历程的志书,廖振尔立即牵头组织编写,三年时间,精心编撰的五百多页志书终于完成,也成了每年新员工岗前教育的最佳材料。
  廖振尔认为:文化是一所医院的灵魂,是医院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和宝贵的物质及精神财富,是决定医院和谐发展的精髓。
  他十分注重营造团结、和谐的工作氛围,日常工作中他总是那么温和儒雅,于无声处悄然渗透与浸润。“他非常平易近人,在各种场合,比如饭堂、路上遇见了总喜欢微笑着和大家聊天”。一位普通员工如是说。为了进一步发扬民主,促进和谐,他还开出了具体的药方:科室班子建立集体议事制度,建立重大事项科主任与支部书记联签请示报告制度等。
  “事实证明,搞好团结很重要,这样人际间就会协调、和谐,工作人员的心情就会舒畅,科室管理就会更顺利,学科建设就能更添助力。”廖振尔微笑着说。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