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王连唐:我喜欢顽皮的学生

记附属第一医院病理学教研室王连唐教授


稿件来源:校报2009-12-25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01-05 | 阅读次数:


        王连唐,1954年生,河南省南阳市人,中共党员,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附属第一医院病理学教研室主任。
         1978年12月毕业于原中山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留中山医学院(后更名为中山医科大学,2001年合并为中山大学)病理学教研室任教至今。先后肿瘤病理学专业研究生毕业,获医学硕士、医学博士学位。
         毕业留校后, 师从外科病理学家、骨肿瘤病理学家刘子君教授、宗永生教授进行骨肿瘤方面的科学研究,探讨免疫组织化学方法和分子生物学方法在骨肿瘤中的应用,研究骨肿瘤的发病机制。曾多次赴港、新加坡及北美与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美国Johns Hopkins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等进行学术交流。目前主要从事肿瘤病理、骨病及骨肿瘤方面的研究。

        接受记者采访时是下午,而王连唐教授大清早开始已经在医院临床值班了,中午也从不休息。已过知命之年的他丝毫没有疲累之态,眉目慈祥,观之可亲,热情地张罗我们喝茶,招呼我们坐下,说:“孩子,有什么感兴趣的尽管问,我会尽力解答你们的。”这就是王连唐教授,身兼学者,师者,医者,管理者,忙碌,热情而亲切。
        面对我们恭喜他获得“宝钢基金优秀教师奖”,他轻轻摆手,说“我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教学上了,获奖与否我看得很平淡。”王教授的学生都很喜欢他,当他走在校园的校道上总会有为数不少的学生向行色匆匆的王老师打招呼。每逢这时王老师感到格外欣慰,可王老师的学生太多了,不是每一位同学都可以叫出个“张三、李四”,但他总是热情地回应“你好”。

        病理学教授温而厉

        王教授的课堂上,每一个医学术语都配有相关的临床例子,非常生动,像一本精彩的故事会,课堂气氛很活跃。“有一次我给同学们讲解骨的恶性肿瘤,即大家说的‘骨癌’,病理诊断就是‘骨肉瘤’,我就讲了自己遇到过的一个病人,他是一个工人,膝关节疼痛,我告诉他‘是骨头长了恶性肿瘤’。 后来这位工人因生活所迫,整天忙于工作,没接受我建议的治疗。又过段时间,他的膝关节肿胀明显,又来就诊,这时患部整个骨组织全被肿瘤破坏了!就在此时病人仍不肯住院就医。我就问他‘是要腿还是要命’?最后,他才接受了治疗。骨肉瘤这种肿瘤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中发病率较高,极大地破坏劳动力呀!” 
        王教授补充说“多讲一些令学生感兴趣的临床例子,上课才生动!”据教授的学生介绍:“教授思维严密,先讲病因、再明病理机制、结合病理改变密切联系临床的教学方法使学生对病理学的学习既生动又极感兴趣。”
        王教授说,自己的上课方式很传统,一定提前到教室,打开课件。“上课铃一响,我就站起来喊‘上课!’并要求同学们也端端正正地站起。刚开始同学们面面相觑,很不习惯。其实我是想让他们振作精神,进入上课的状态。”
       而关于自己的老本行病理学,王老师也有很多话要说。“当年我是慕中山大学医科之名只身从我国的北方来到南方求学,大学毕业后,医学院病理学教研室的病理学研究很前沿,又是我国现代病理学的奠基人梁伯强一手创建的科室,有很多优秀的学者,因此我放弃选择临床的机会,而选择了病理学教研室。病理学是医学的大基础,医学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病理学,因此我对学生要求很严格,论文的严密性和实验的严谨性都是三令五申的。有学生吃不消,我就坦言告诉他们‘我爱你们,不是特意刁难你们的。但多吃苦头才能打好基础,别人不懂的领域,你要懂,别人知之不深的,你要精,这样才能缩小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
        尽管王老师身兼多职,非常忙碌,教学却是永远放在首位。“工作多,也有精力分配不过来的时候,因此不是每样工作都能做好。但最抛不下、最不懈怠的是教学。因为教师越有经验,能给学生的‘学术辐射’也就越多。无论多忙,我都要自己走上讲台。”王老师认为,在教学中要把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和独特的思路毫不吝啬地传授给学生。“教师就是不能有所保留。不要怕年轻人超过你,年轻人在前进的同时,自己也会在前进。整体都在进步,对学科的建设尤为可贵。”而身为病理学教研室主任的王教授,从多次对外交流中,对学科建设另有感受,“我1995年去澳大利亚境外交流,是向别人学习为主。而2009年5月,去加拿大交流,能感到我们与国外学者地位平等了,这说明了中国病理学的国际地位在上升。而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它的医学水平在国际上是数一数二的,单从事病理学研究就有150多人,而我们的人数是他们的三分之一。于是我很鼓励好苗子活跃地参与学术研究,不断丰富和升华学术知识。”

        慧眼识才,顽皮又何妨?

  那什么才是王教授眼中的好苗子呢?“呵呵,我喜欢顽皮的学生。”一边说着,王教授一遍笑嘻嘻地从抽屉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四位同学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字体各异。王教授接着眉飞色舞地讲起这张简陋的通讯录的来历“昨天我们开会,有四位男生很‘顽皮’。当着老师和领导的面,他们对学校职能部门提出的部分措施不满时,大胆子大嗓门,有理有据的争辩。我就欣赏这种‘顽皮’的学生,当然‘顽皮’分为行动上的和思维上的。谁在孩提时没有顽皮的时候,偷个果子,越个篱笆是正常的。关键是长大了,思想成熟了,还能保持思想上的顽皮,富有想象力,自己敢去想、敢去干!我当时就特意让他们四位同学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我要关注他们,也欢迎这些有个性的学生日后读我的研究生!我还特意找到他们的年级老师,告诉他‘不要因为他们顽皮就为难他们,要像黄达人校长说的一样,善待学生。’年级老师就笑了‘王老师,您对学生的关怀真是非同一般的’。”王教授门下的第一个博士生柯尊富也告诉记者,即使只接触过一次,王教授都能牢牢地记住学生的名字,他对学生的重视和关注可想而知。王教授的另一的学生赵晓苗大夫也回忆到,在一次利用老鼠做实验的学生科研中,因为学生没有足够资金购买活老鼠,王教授就教他们如何去为实验研究拉赞助,最后在他的帮助下,省人民医院免费给他们的实验提供了活老鼠。
      关于顽皮成才,王教授自己也有一套‘理论’。 “女孩子没男孩子‘顽皮’,读书认真,以全才居多,而男孩嘛,有时剑走偏锋,以偏才居多。医学既需要全才,也需要偏才。我从不要求我的研究生或博士生做研究时与我亦步亦趋,我鼓励他们自己发掘自己的兴趣特长。我把他们带进门就是要让他们‘好好胡思乱想’的。”而说到自己的顽皮学生,王教授很骄傲。“我的‘顽皮’学生可有办法了!在医学实验中有时会给老鼠灌药,观察药物对老鼠的作用。给老鼠灌药啊,很不容易的。因灌药方式不对,导致药物流进老鼠肺部而引起老鼠死亡的事情常有发生。我的学生发挥想象力,发明了一个妙方。就是揪着老鼠的尾巴把老鼠往上拽,老鼠条件反射地就会用爪子紧紧抓住笼子边缘,这样老鼠的位置就固定了。这时只要轻轻用手捏住老鼠的颈部,把吸管放进老鼠嘴里,药物就进去了,又快又安全。”
      如今王教授桃李满天下,有的已成为教授,而他的博士生柯尊富、赵晓苗等人如今在科研方面已崭露头角。赵晓苗凭《阿仑膦酸盐对绝经后骨质疏松的疗效观察及机理初探》获得第七届挑战杯广东省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自然科学类特等奖。在2009年中山大学医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中标清单中,有他的博士生柯尊富的研究课题“ DPC4与肺癌血管生成的动态关系及其分子机制研究”。

        平平淡淡做事,认认真真做人

  作为医者,王教授有一大部分时间也是在临床病理诊断室度过的。“有时候要连续着值班,我已经习惯不午睡了。但很多学生呢,中午不睡,下午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我建议同学们晚上早点休息,规律作息。”而王教授也很受病患信任,有一位癌症患者,别的医师都建议他化疗、放疗,王教授却不同意,“病人体质本来就不好,再这么一折腾,命都丢掉一半了。不如调理身体,强基固本。”病人最后还是采纳了王教授的建议。据赵晓苗大夫回忆,在出国前,王教授要她谨记,要严谨做人,对任何事都要认真对待,哪怕是小事,都不能马虎,不要给别人开方便之门。这一番话让赵晓苗大夫在如今从医的道路上时刻谨记“要心怀医德”。
        而王教授作为管理者,也有不少独特创见,他曾向黄达人校长建议“生科院等相关专业的优秀学生也可以推荐免试研究生到医学院继续学习。”“也许是校长当时也有这个想法,这个建议很快就被采纳了,也铸就了医学院海纳百川,包容多样人才的特点。”
       回忆起自己成才之路,王老师说他导师那老一辈人的严谨之风深深影响了自己。而现在的80后,90后,相对来说更自我,希望年轻一辈能顾全大局,继承好的传统,扎实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严格要求自己,严密组织,坚持严谨作风.。
        王教授介绍,因为自己非常忙,所以必须保持旺盛的精力。“一上班就像演员登台,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得‘欺场’。下班就如演员下台,好好休息,通过散步维持健康。”他的生活,就是匆匆往返于课室、办公室、医院之间。
       平平淡淡做事,认认真真做人是王教授对自己的要求和评价。他以平静踏实负责的心态,投入日常教学与工作,真味至淡,静水流深,甚善哉!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