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余学清:做工作的主人


稿件来源:校报2010-03-30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03-31 | 阅读次数:


        余学清: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附属一院副院长、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卫生部和广东省肾脏病重点实验室主任。1979年考入中山医科大学,1996年获博士学位。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际肾脏病学会全球发展委员会委员(东亚),亚太肾脏病学会执行理事,中华肾脏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肾脏病学会主任委员,《中华肾脏病杂志》常务副总编辑。
  先后主持科研项目23项,获国家及省部级科研成果奖7项,2000年获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基金,2006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09年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
  江西临川,誉满华夏的才子之乡,这里是王安石和汤显祖的故乡,千百年来名人辈出。“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便是唐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对临川的千秋绝赞。然而,除了盛产政治家和文学家外,不为人知的是,临川更盛产医学家,仅宋、元、明、清四代,有传略可考的医学家就多达200余人,医著超过100种。作为当今国内外知名的肾脏病学专家,余学清教授正是临川千年医学之气的优秀传承者之一。

  学医立志在少年

        大凡医者都具有悲天悯人的济世情怀,余学清当然也不例外。成长于农村的他,年少时便早早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七十年代的江西农村,缺医少药,如今回想起来,余教授仍感触颇深:“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当年缺医少药的窘境了。那时的孩子,摔倒磕破了,大人就捏点墙土或锅底灰,洒在伤口上止血”。上了初中,余学清学习到生理知识,才知道这样是极其有害的,很容易造成伤口感染,若是在脸上,则往往留下难以清除的痕迹。于是,他早早便萌生了学医的念头,立志治病救人。
  十岁时,一次生病,医生怀疑他得了心肌炎,这让家人着实担心了一把。其实这可能只是重症上呼吸道感染导致的虚脱,当然病后来自然就好了,但却让年少的余学清对疾病的恐惧有了更深的体会。他认识到,医学知识的不足,会给患者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
  1979年秋,余学清如愿以偿考入中山医科大学,终于踏上了从医之路。这年的大学生,是被称为“新三届”的最后一届,如今他们已经成为国家建设的中坚力量。

  小小肾脏大世界

        80年代的中国医学界,百废待兴。而肾脏病学一直是中山医的优势学科。但刚入大学,面对庞杂的学科,年轻的余学清还不确定自己要往哪方面发展。
  但一堂课却促使他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
  那是开学后不久的一堂大课,黑压压的学生挤满了不大的教室,德高望重的肾脏病学泰斗李士梅教授站在讲台上,语重心长地对着这些求知若渴的年轻人讲道:“肾脏病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还有许多未知的领域,等待咱们同学去探索!”李教授鼓励大家投身该领域。这堂课令他受益匪浅,多年后,他仍历历在目。
  中山医的肾脏病学研究由来已久。早在1963年,在李士梅指导下,叶任高、唐世聪、张仕光等几位学者便建立了中山一院肾脏病研究小组,是国内相关专业最早的研究单位之一。70年代末,中山一院肾内科首次开展急性肾衰血液透析疗法。到80年代,这里已建立了广东首家血液透析中心,肾脏病的治疗效果显著提高。
  中山医良好的教研环境,为余学清日后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在这里,他度过了充实的大学生涯。
  1996年肾内科博士毕业后,余学清感到有必要到国外见识一下,于是到澳大利亚Monash医学中心跟随前国际肾脏病学会主席Atkins教授进行了为期1年的博士后研究。2002年,作为高级访问学者,余学清获国家留学基金的支持,到美国Baylor医学院做学术交流,并被聘为该院的客座教授。
  丰富的旅外经历开阔了他的视野。因此余学清经常提醒自己的学生,要开阔眼界,不要满足现状,要在世界范围内衡量自己的工作成绩。他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如果有人做的不好他会当面批评,从不留情面。所以,一位博士生说:“每次汇报工作时一见余教授就紧张。”而私下里大家都很爱戴他,喜欢和他聊天。

  众人齐心可开山

        “科学研究,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现在的项目,动辄数十个人一起做,必须靠大家的力量才能攻坚。”针对如何搞科研,余教授说。
  自1998年担任肾内科主任以来,他带领团队解决了肾脏学科上诸多难题,填补了多项国内外空白。2006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只是收获之一。早在1996年,他参与编著的《肾脏病诊断与治疗学》就获得了卫生部科技成果二等奖,其后来主持的《骨调素在肾小球肾炎的致病作用及调控因素》获得2000年中国高校科学进步奖一等奖。
  2009年,余学清带领同事一举获得国家自然科杰出青年基金。谈及团队的力量,他的比喻很形象:搞科研,单个人做,只能做把小锤子,敲打小石子而已,而众人一同做,就是一把大锤子,就能开山凿路了。
  余教授认为,他之所以能胜任多个团队和项目的负责人,在于自己能从更宏观的角度去观察和分析问题,提出前瞻性的计划和实施方案,于细微处却不一定擅长。所以他说自己虽没有象外科医生那样娴熟精湛的手术技巧,但在内科却可以得心应手。
  “小时候,同学们用报纸包书皮都比我的漂亮,这证明我的动手能力真没优势,不过,这是天分使然,不能强求,”余教授笑道:“所以发挥个个人特长很重要。”
  关于肾脏病学科的发展前景,余学清认为现在是大发展的好时机。肾脏病学与其他医学分支联系愈来愈密切。他高兴地说:“现在的科研条件优越,国家和学校研究经费充足,设备也很先进,更可贵的是,学术队伍很整齐,年轻人跟进的很快。”所以,他对未来的研究充满信心。

  地震彰显济世情

        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时,远在欧洲的余学清正在开会。作为中华肾脏病学会主管国际合作交流的副主任委员,回国后,余学清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协调肾科有关专家前往四川参加救治工作,并且与国际肾脏灾难救助工作小组通力合作,制定灾后肾脏疾病的诊治与预防指南,分发到前线医务人员和部分患者手中。他们通过广播、电视台、报纸和网络,普及肾衰竭相关知识,提醒大家及早防范。
  “由感染、失血等各种原因引起的休克、创伤和重度失水等,很容易引起急性肾衰。”余学清告诉记者,“挤压损伤综合征”是地震中仅次于垮塌外伤的第二大杀手,及早发现和治疗非常重要。
  事实证明,余学清与同行们的努力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肾衰竭相关疾病发生和死亡人数比他们预料的远远要少。救灾工作中,余学清和肾科医生们也因此受到政府的嘉奖。
  大地震已过去一年多了,回忆当时的状况,余学清仍难以忘怀。“作为医务人员,敬业和奉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国际上的救援队伍都那么早赶到灾区,我们国内的医生更需要到前线去,早一天赶到,就能抢救更多同胞的生命。”

  不做工作的奴隶

        “要做工作的主人,不要做工作的奴隶”。余教授笑言:“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吧,那样既损耗精力,也无助于科研。”
  他天性热爱运动,所以除了科研和教学之外,他有好多业余爱好,比如旅游、爬山、跑步。他最喜欢的是爬山,黄山、庐山、三清山,这些名山都曾被他踩在脚下。他还有一个少人留意的爱好——潜水。
  “我喜欢潜水,尤其是深海潜泳,每次到海南时,总抽空去过一把潜水瘾。”他还喜欢在海上开摩托艇,要开到最快才过瘾。
  针对当下不少科研工作者出现过劳早衰的状况。余教授很担忧,他叮嘱大家,搞研究不能整天闷着头,要劳逸结合。同时他也希望通过本报给科研工作者传达一点建议,就是生活要有活力,要多尝试些新东西。
  “不要当工作的奴隶,要做工作的主人”余教授对记者反复强调,一定要记下这句话。他说:“工作成绩固然很重要,但不是唯一,要和同行多交流多参加集体活动。不要care太多事情,烦恼事自然也就没那么多了,搞学术也就自然放轻松了。”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