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肖滨:那份挥之不去的家国情怀


稿件来源:校报2010-04-06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04-16 | 阅读次数:


         ——“我们那一代人,除了对学术本身的追求外,还有对国家命运的关怀。读书学习不是纯粹为学问而学问,而是在读书学习过程寄托了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深切关怀。”
 
  人物介绍:肖滨,中山大学行政管理中心教授、政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7年在中山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1998年获中大哲学博士学位。2000—2001年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作访问学者。现任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
  主要研究领域为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出版学术专著《传统中国与自由理念》(广东人民出版杜,1999年),参加《乡镇行政管理》(中山大学出版杜,1993年)、《经济发展与地方政府》(中山大学出版社,1997年)、《政府行政管理现代化研究》(红旗出版社,2001)的编写。

  1978年,作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二批大学生,17岁的肖滨教授踏进了四川大学,在这“岷峨挺秀,锦水含章”之地开始他的求学之旅。他回忆说,当时的生活条件、学习条件都比不上今天,书籍、报纸、杂志都很缺乏,更别说网络了。但那两三届的学生有个特点,就是物质条件虽然艰苦,但精神上发奋图强。
  由于大学生活的绽放与中国改革开放齐鸣,因此那一代大学生的命运和中国的改革开放紧密相连,对个人命运和社会转型有很深的体会。“这30年,观察它,见证它,又置身于其中。我们那一代人,除了对学术本身的追求外,还有对国家命运的关怀。读书学习不是纯粹为学问而学问,而是在读书学习过程中寄托了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深切关怀。或者说,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怀是通过对学术的追求来表达的。”

        从研究政治思想史到关注当代中国政治转型
 
        肖滨教授的治学重点的嬗变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段。上个世纪90年代主要研究政治思想史,以现代新儒家徐复观的思想为重点,涉及自由主义思想家殷海光和顾准。这一时段的思想史研究主要是为解答一个问题,即儒家传统和自由主义的关系、五四以来民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1999年出版并获得广东省首届社科研究著作类三等奖的《传统中国与自由理念——徐复观思想研究》一书是这一时段的代表作。
  2000年到2001年,肖滨教授在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作访问学者。从这时起,他开始转向政治理论的研究,因为他觉得要回答当代中国政治转型的问题仅仅研究思想史是不够的,还必须深入进行现代政治理论的研究。当时他特别关注联邦主义、复合共和、立宪选择等一系列政治理论。2004年出版并获得广东省第二届社科研究著作类三等奖的《现代政治与传统资源》一书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他对政治理论问题的关注。
  最近几年来,肖滨教授开始转向对当代中国政治转型的研究,尤其关注当代中国的国家建构、公民身份、法治政府这些主题。200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肖老师承担和主持了“广东政治发展三十年”这个课题。课题组最终的研究成果就是《为中国政治转型探路——广东政治发展30年》一书。除此之外,《把握中国政治30年:叙述话语的选择》和《中国的国家再构建》、《中国现代国家成长的三波》等论文或讲座都反映了这一时期的学术志趣。
  尽管研究重点不同,但里面有一个贯连始终的内在脉络,即通过学术研究表达对当代中国政治转型的关怀。正如肖老师在《为中国政治转型探路——广东政治发展30年》的后记中所写的那样:“3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正是那一年,我高中毕业,通过刚刚恢复不久的高考,幸运地考上了大学。77、78级大学生们的命运与国家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紧密相联。因此,记录这段极不平凡的历史,叙述其中的故事,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对于肖滨教授,无论是研究思想史、政治理论,还是当代中国政治,都体现了一个社会科学学者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关怀。

  以学术研究支持教学

        在教学中,肖滨老师特别强调把学术研究和教学相结合,二者实现相互支持和促进。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他喜欢把自己的学术成果带到课堂,和同学们一起分享,既扩展同学们的视野,又理清对具体问题的认识。以对联邦主义或联邦制的研究为例,作为政治学中的一个重大理论问题,以往学术界习惯地认为联邦制的实质就是“从集中走向分散”或者是“从分散走向集中”。但是,肖滨老师通过研究认为,这两种认识都未能把握联邦制的真谛,联邦制的理论定位应介于完全分离的自治体与高度集权的单一制之间,它对完全分离和高度集中是双向拒斥,目的是在全国性政府与区域性政府之间通过立宪进行权力分配,以达到既维系国家统一又维护区域自治的双元目标。肖滨老师把这一研究成果和心得带到了课堂之中,通过与同学们的辩论、探讨,把同学们一步一步引向深入,从而使同学们对于联邦制有了全新的认识。

  鼓励学生多读书:玩一个读书游戏

        在互联网盛行的时代,如何让学生们不迷恋在网上浏览“冲浪”,而是静心读书,这是一个让老师们很感头痛的问题。为了尝试解决这一问题,肖滨教授于2009年第一学期决定在他任教政治科学的一年级班上玩一个读书游戏。
  “全班51名同学,每人出10块钱,凑够500元买10来本书,这个项目就启动了。我要求最后买到51本书,这51本书就在班上轮流转,同学们一本本地看,看完一本就在书上签自己的名字然后传给别的同学,到每一位同学看过每本书后,用抽签的方式,人手一本书作纪念。当然500元是不够买50多本书的,我就让同学们把买书的收据交给我,我用自己的课题经费来解决买书的费用问题。书目的产生由同学们推荐。我要求选书的原则要品位高,不限于本专业。我也赞成政治学专业的同学看文学、历史学的书。同学们喜欢读一些可读性比较强又有点专业味道的书,这都可以。但空有文采而没有思想深度的东西不建议同学看,而如龙应台的作品,既有文学价值又有知识分子的深刻思考,我就推荐。我也支持同学选一些经济学的、社会学、法学的、国际政治的、公共管理的书。目的是让大家读好书,好读书,广读书,因为文科新生要及早拓宽眼界,培养读书兴趣,提升学术品位。”
  除了希望学生有广阔的视野、广泛读书、渴望知识,肖滨教授还希望学生有反思意识、批判精神、能独立思考,有种对国家、社会、对人类的关怀和或多或少的使命感。他心目中最好的学生是敢于批评、反对老师的观点甚至把老师说得一愣一愣的,因为他不希望学生受大学应试教育这根指挥棒的影响,对老师的讲课内容照单全收并死记硬背。肖滨教授强调同学们不要太关注考试,因为学习的过程最重要。“上课能来,能提问题就可以了。要经常找老师,锲而不舍乃至纠缠不清,不要怕老师不耐烦。他甚至开玩笑道,“平时不背我的讲义也行,考试时在一张条子上说明让我给你高分就行了。”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并没有同学“以身试法”,但他的宽容姿态和对学生的期盼却是凸显其中。

  政治科学与现实社会

        除了治学教学,肖滨教授放不下的还有学者的社会责任和学科建设。
  在他心目中,一个社会科学学者对公共事务都应该有现实关怀感,眼光要放开,不能埋头于书斋。而除了教学治学,他也是一个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通过表达意见和建言献策,对社会进行理性关怀。接受媒体采访就一个公共话题发表看法,对于肖滨老师可谓家常便饭。今年年初,时值两会前夕,社会改革与政治改革的关系成为社会舆论和各种媒体关注的热点问题,肖滨教授接受《南风窗》杂志的长篇专访,就此问题发表看法,指出社会改革必然触及权贵利益,而利益问题必将引发各方博弈,社会改革最终涉及的还是政治问题,从而明确提出了“社会改革不可能替代政治改革”的命题。不过,面对媒体的采访,肖滨教授也有自己的原则,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媒体采访不是所有问题我都回答,要看是不是落在我的专业范围内;专业范围内我就尽量寻求最大的讨论空间。”
  对肖滨教授来说,关注中国的现代转型,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就某个现实问题发表看法外,做一些具有现实意义的课题也是一种选择。不过,他坦言,课题就像束缚自己而又不得不做的命题作文。课题有时效性、急迫性,往往需要一个课题组分工合作。“要组织课题的框架,分工作业,协调课题小组。集结出书时设计全书的框架,撰写导论,确定主要章节的标题,就各章提出写作和修改意见,对一些章节进行删改和通读定稿。”做事认真的他对课题采取的是“保质量,不应付”的态度。当然,如何把课题研究、学科建设和学术发展结合起来,却是困扰肖教授的难题。他希望政治学的课题研究要更多地把学理分析和中国问题结合起来,从而不仅有助于对中国现代政治转型的分析和认识,而且利于推进政治学的学术水平增长和学科建设。
  而对于政治科学的未来,肖滨教授也很有信心。“各个学科的成长是和中国经济社会政治的发展连在一起的。经济一发展,经济学就成了显学;提倡依法治国,法学成了显学;社会矛盾丛生,社会学受到重视。”肖老师预言,下一个显学会是政治学,因为中国经过改革开放30年之后,经济增长、社会发展、文化推进,下一步就是政治体制的变革与转型。时代的发展会给政治学提供机会。他说,“我希望中国政治的发展能为政治学的成长提供空间,反过来政治学能为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政治学成为显学的话可以有助于中国政治的发展、政治文明的推进。”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