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黄健:“病人的需要就是我创新的动力”


稿件来源:校报2010-04-26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04-29 | 阅读次数:


        人物介绍:黄健,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副院长、泌尿外科主任、微创外科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常委、全国微创学组副组长、广东省泌尿外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委,第十二届全国泌尿外科微创技术最高荣誉——金膀胱镜奖的获得者。
 
  如约来到了黄健教授的办公室,莫名的紧张还是让记者口干舌燥,我想细心的教授一定是发现了这点。他和蔼地笑道说,帮你倒杯水,正当我受宠若惊不知如何是好时,教授又说“这个水杯是这次我去参加泌尿外科学术会议上他们发给我的,还是热能感应的呢。你看,倒了热水之后,它就会显示出我的头像。”我一看,还真挺像,“可不是,那是他们给我画的漫画。”就是这样的一个开场白,消除了我的紧张,也融掉了大和小之间的界限。

        为了患者的需要不断创新

        黄健教授说他当年学医的时候,彼时老师的教学指导思想是手术时的切口要尽可能地大,这样才能使器官暴露完整而利于手术。而现在,黄教授在不断追求的微创技术,就是对当年传统的开放式手术的一种完全的创新。“创伤小,如果效果一样,那么带给患者的痛苦就会减到最小,医生的职责不仅在于治好病,还要尽可能地为患者术后的生活着想。”这种作为大医的本能和使命感,不断促使黄教授改良手术技术和术后效果。
  一次,本是按传统方式来的经皮肾镜手术,病人按需要俯卧下接受治疗,可意外就出现在快要开始穿刺的时候,病人突然说心脏不适,紧接着心脏骤停。情况紧急,需要立即翻身进行抢救。虽然这个病人被成功抢救回来,但就是这样一个插曲引起了黄教授的思考,“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这个病人是在穿刺过程中突发情况的,那他很有可能就无法抢救过来了。所以换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弥补现在这种体位的缺陷显得很有必要。”就这样,斜位这种新体位的手术方式诞生了,而这一切都得益于一个自制的体位架。根据这个体位架,患者在手术过程中就不需要完全俯卧,大大提高了舒适度与安全度,同时也为肥胖患者带来了福音。
  或许这就像牛顿被苹果砸中而提出万有引力定律的传说一样,一个易被忽视的细节,被一个善于思考的头脑捕捉住了,伟大的奇迹就会发生。一个体位架只是一个小小的改进,但对病人来说就是一种大大的创新!

  引领新的医学潮流

       诺贝尔说:“传播知识就是播种幸福。科学研究的进展及日益扩大的领域将唤起我们的希望,而存在于人类身心上的细菌也将逐渐消失。”黄教授就是这么一位幸福的播种者和传递者。
  在他的指导之下,附属二院已经连续多年成功举办了全国微创技术培训班,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同行们参与了学习。每次的培训班上,黄教授都会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科室最新的技术展示给所有人,完全没有保留泌尿外科作为特色科室的所谓“秘籍绝招”。问及原因,黄教授仍是从病人的角度出发,“我们开展新技术的根本原因还是为了病人造福,培训班的目的就是推广这种技术好让更多的病人受益。同时在互相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学习。保守反而会落后。”科学不断发展,技术不断进步,只有不断地开拓,才能引领潮流。附属二院泌尿外科团队,目前正在进行单孔腹腔镜技术的研究与开发,使腹腔镜技术创伤更小,更加美观,已成功开展了经脐孔腹腔镜隐睾下降固定术,输尿管膀胱再植术,精索静脉高位结扎术,前列癌根治术,膀胱癌根治性手术,以及腹膜后入路的肾上腺、肾手术等等。
  黄教授说:“我们泌尿外科是属鼠的,有孔钻孔,没孔打孔,用最小的创伤为患者解除病痛。”这也正是微创技术需要不断发展的方向。而作为泌尿外科技术的领头人,黄教授要打造的是微创技术这个新领域里的新潮流。

  对青年医师的期望

        爱岗敬业,做医生是种乐趣:外科大夫压力之大,外科手术耗能之大足以令外行敬畏让内行头疼,但黄教授认为,热爱就可以把所有问题解决。“我把每次手术每个病例都当做乐趣来享受,真正爱她,就不会觉得辛苦了。”歌德如是说“辛苦地工作自己热爱的事业等于多活。”那么我想,黄教授一定会是长命百岁了。
  勤奋,要比别人更勤奋:医学的学习,前人的经验多,发展更新也快,要学好的秘籍就只有勤奋。“我们面对的是人体,只有大量精确地掌握知识才是救人的根本。”黄教授提议要大量阅读前人的权威书籍,但同时也不要疏忽前沿知识的更新。全面,可靠,深得病患家属的信任,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专业,一技之长走天下:黄教授认为专科医生需要有属于自己的一技之长。而他本人就是在泌尿外科手术的微创技术上拥有突出专长的医生。来自上海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在看过黄教授亲手示范的微创手术后说,“我自认为在做泌尿外科开放手术上已达到一定境界了,但我不得不承认,您的微创技术确实更胜一筹!”
  创新,idea不是凭空想出来的:黄教授举了自己读研究生时的例子,“那时我就成天想着有什么课题可做,想到一个就去搜集资料,结果发现已经有人做过了。后来便明白,idea不是凭空可以想出来的,在实践中,在学习中要多想存在的缺陷,怎么改进才可以做得更好。”黄教授最擅长的腹腔镜下全膀胱切除术及原位新膀胱术,就是在开放性手术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该术式与开放性手术相比,有创伤小出血少,操作精确,术后可保留排尿功能及性功能,明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等优点,该项研究获得了国家重点科研专项的资助,还获得了2009年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十拿九稳,医生的失误意味着病人的痛苦与生命:“医生这个职业不能冒险,必须严谨细密。”每次的疑难病例,都是在他和其他专科医生的讨论中不断明朗。前不久有一位病人CTMRI等现代化影像技术都诊断为肾盂癌,需行根治性患肾切除,黄教授仔细读片发现诊断可能有误,于是给患者增加了一个输尿管肾镜检查,最后确诊为肾癌,将手术方案改为保留肾单位的肾部分切除术。这一改动使患者免除了终生透析之苦,因患者对侧肾功能有重度损害,切除患肾后必然会发生尿毒症。黄教授这种对工作精益求精的态度,充分体现了他对生命的敬畏与责任,既深得患者信赖,也使他深得同行的尊敬与赞慕。他多次应邀在国际泌尿外科学术会议上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泌尿外科同行做示范手术,现场直播不容有误,在如此压力下,黄教授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获得了满堂彩。“每一步的稳妥和精彩来自于自信和技术的精湛。”教授如是说。
  境界之高至伟大处,更易于返璞归真,放低自己到渺小尘埃中,再默默地放射光芒。我想黄健教授就是这么一名大医,至诚至朴,以为其心;至精至湛,以为其技;至通至变,以为其术;至教至化,以为其志;察幽而洞微,钩玄以提要,理法方药皆明,安详娴熟而治辩之极,虽危犹安,救人无算。且于医教,微言大义,正领导之,声和以柔,意诚以待,世事通达而胸襟磊落。启新医风,科研临床一体,教化育人,理论实践相契。非止阐发,亦惟创新,故精诚于业而贤劳于国也。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