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李华钟:“文理沟通意气豪”

物理学家我校李华钟教授从教60周年记


稿件来源:校报2010-07-15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07-20 | 阅读次数:


         “做研究,不能随大流。要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人物介绍:李华钟教授,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9月出生,广东省丰顺人,1951年毕业于岭南大学物理系留校任教,1978年晋升为中山大学物理学教授,1981年起任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曾任中山大学副校长、中山大学物理系主任,高等学术中心主任等职务。
  先后任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中国科学院基本粒子理论组副组长、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高能物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物理学会广东省分会理事长、广东省科协副主席。
  作为我国70年代规范场理论研究的学术带头人之一,其研究在当时具有国际前沿地位。发表学术论文120多篇,学术专著2册,其中收入SCI29篇。曾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高校自然科学二等奖,广东省高教科技进步一等奖。
  
        采访之前笔者有些忐忑。李华钟教授从教六十年,无论作为学者,还是作为老师,都让人敬佩万分。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现在,八十年间,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一一经历。而我们只是二十岁刚出头的大学生,用广东话来说,就是“佢食盐仲多过我地食米”(他吃过的盐比我们吃过的米还多)。
  没想到,出身西关、大半辈子都在广州度过的李华钟教授就像地道的“老广州”一样,幽默风趣、平易近人。言语间可窥见一股耿介之气,激情、执着而不失睿智。听他讲话,就像在喝广州的老火靓汤,八十年间的故事如同食材般化在汤水里,融合起来的精髓慢慢浮现,他的形象也渐渐明晰。
  他既是物理学家,又能写一手好诗,连黄天骥教授都称赞他“文理沟通意气豪”。因而,笔者借用李华钟教授自己作的或他人赠赋诗句来作为该文的小标题,从诗歌出发走近这位学者、师者,这位富有人格魅力的长者。
  
        入微细节才通变,达练工成巧若闲

        李华钟教授长期从事理论物理、粒子物理的教学与研究。早在20世纪60年代,他就在基本粒子方面进行了研究并取得成果。要知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国际上基本粒子理论和实验的萌芽时代,而中国国内一穷二白,与国外学界缺乏交流。
  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李华钟教授除了自己摸索、尝试,别无他法。在难以想象的困难中,他脚踏实地地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凭借过人的毅力,他在几乎孤立无援的环境中闯出一条道路——从六十年代起,他的学术论文就一直处于国际学术前沿。也许因为这种经历使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他的学术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所以他能够在研究中举一反三,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70年代,他和郭硕鸿、冼鼎昌教授合作在规范场领域进行了系统、有创造性的工作。他是在国内最早进行规范场理论的研究者之一,组织并主持全国第一次规范场物理理论研讨会。他所从事的磁单极等一系列研究工作,对促进我国粒子理论规范场研究起了较大的作用。
  80年代以来从事量子物理系统的拓扑性研究。如贝里相位因子工作。90年代开始又增加介观物理理论这一研究方向,系统地研究持续电流理论,组织和主持全国第一次介观物理理论研讨会,有力地推动了国内介观物理的研究。
  李华钟教授说,“做研究,不能随大流。要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他从不会因为某个研究领域很热门,从而跟随众人一哄而上,而是根据学术本身的发展来选择研究方向。
  他举例,1973年,国外有一篇关于夸克量子理论的论文发表,当时并没有引起国内同行多大的注意。到2004年,这项工作才终于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肯定。1973年发表,到2004年才获奖,长达30余年,这期间,热门的研究领域层出不穷,时间能淘汰一时的浮华,也能证明真理的价值。
  李华钟教授在70年代,也即这篇论文刚发表之初,认识到这个研究方向的巨大潜力。他在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报告,强调推介这项研究,但并不被当时的主流派所接受。
  李华钟教授在学术领域的远见卓识和敢于突破的精神常常为同行所称道。这固然和他的聪慧有关,可是在他看来,真正的奋斗应该踏踏实实地努力工作,不断充实自己,在时机来临的时候,才有充分的能力去把握。
  在艰苦年代里煅造出来的刻苦、严谨的作风一直伴随着李华钟教授漫长的学术研究生涯。他在研究中写了大量的论文,但许多时候他是将其放下一段时间,经过再三思考才将其公诸于世。
  令他愤怒且忧心忡忡的是国内越来越严重的学术不端的风气。他多次写信或写文章质疑、批评某些学者的学术不端行为,甚至因此而得罪了一些人。许多人对于他的这种行为不解,甚至在外面中伤他,然而李华钟教授始终无悔。他自谓“一介平民书生”,所提出的批评并非针对个人,而是身为学者,必须捍卫学术精神。
  
        形劳案牍人谁解,怀璞传薪用意长

        作为一名高校的教育工作者,李华钟教授非常强调基础教育的落实,他认为教学都应当遵循事物发展的规律,循序渐进,万不可投机取巧,急于求成走所谓的“捷径”。这种稳打稳扎的风格也是他从自身学习的体验中总结出来的教学法则。
  谈到教育学生,李华钟教授说,从事教学工作整整六十年,他带出来的学生并不多,硕士和博士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人,正因为每一个学生都需要耗费许多精力“用心去带”,所以每年收的学生数量都很有限。但若因此认为李教授收学生的门坎很高,需要有多高的“学术成就”,却是一种误解。
  1978年,在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李华钟教授收到一封来自湖北武汉的胡泊、胡连两兄弟的来信,了解到他们在文革中自学物理九年,还自修了英文,希望能报考中大物理系研究生。
  在通过查阅兄弟俩的作业本、学习心得,并派专人到武汉进行面试考核之后,李华钟教授认可了他们的专业水平和学术潜力,在通过了中大的最后一轮面试之后,将只念到初中的胡氏兄弟破格录取为物理系研究生。现在这两兄弟中的哥哥在美国取得博士后并在美任职,弟弟在华南师大任教授,这段故事一时被传为美谈,并被许多媒体称颂,正是“不拘一格录人才”。
  李华钟教授所说的“用心带学生”,就是强调师生之间的沟通。他奉行“饭桌教育”,喜欢常常和自己的学生边吃边聊,从学习到生活,无所不谈。他认为,作为一个研究生,早在本科阶段就已经练就了一定的自学能力,导师的作用不在于讲授课本上的基本原理,需要传授的,反而是一些隐藏在科学成果背后的,那些书本、文献、期刊上看不到的东西。像思维方式这类抽象的知识,常常是无法言传的,必须由老师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中,身体力行,启发学生,方能让他们有所领悟。
  这种“亲身感悟”教育听起来似乎有些玄妙,要说传授具体的学习方法,李华钟教授笑着说其实很简单,就是“死记硬背”。现在的教学强调“理解”,有时却恰恰忽视了稳固根基的重要性。
  李华钟教授说,他学物理就是从“死记硬背”开始的,背公式,看学术杂志时连目录也不放过地细读。年轻的时候记忆力好,量子力学教材中大部分量子力学的推导公式他都会背,有价值的学术论文,他甚至可以准确地说出是出自哪一本杂志,哪一年、哪一期,甚至具体到哪一页,全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对学生说,都说外国文献难懂,我有一个办法,保准管用:你们找五十篇相关的论文,不管懂不懂,每一篇由头至尾通读一遍,五十篇看完之后,再按此法读第二遍,这时候你就能看出“感觉”来了。
  李华钟教授这个“死记硬背”的办法,是与一门学科磨合的最“笨”却也最有效的方法。从实质上说,它强调的仍然是扎实的功底。所谓的“理解”必需建立在丰富的感性认识和材料累积的基础之上。只有掌握全面的基础材料,才能融会贯通,达到豁然开朗的境界。这和古人背诵唐诗以培养对诗的审美感触颇有相通之处。
  李华钟教授一生耕耘于康乐园之中,为其栽下桃李无数。我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冼鼎昌先生更是赋诗称其“形劳案牍人谁解,怀璞传薪用意长”。
  
        少年狂傲轻时俗,入老顽嚣哂未收

        虽然李华钟教授“术业专攻”的是物理学,但十分意外的是李教授也写得一手好诗。一位纯理科的学者,能有如此的文学造诣,与浓厚的家庭氛围影响是分不开的,李华钟教授的外祖父黄节就是近代有名的学者兼诗人。
  抱着对文学的爱好和执着,李华钟教授不仅曾在大学期间任岭南大学进步月刊《南风》的主编,在往后的几十载光阴中,更是常常与诗相伴。2002年,李华钟教授与冼鼎昌先生一起,搜集了同行们的诗作,编成一辑《粒子诗抄》,在物理学界形成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令人寻味。
  李华钟教授擅于写旧体诗,尤以七律见长。虽然他自谦道“并非科班出身,亦未受师教,所以格律声韵,必不中矩”,但其抒情论事、与友人唱和的诗作中流露出的真性情,却是感人至深,叫人叹服。
  李华钟教授一生坎坷,因家庭背景和上书直谏等原因,文革中被斗争近七十次,抄家十余次,曾被隔离政治审查七个月,关住牛棚三年。在他的诗作中,虽然也有“胸中灵气郁不平,一吐停云百叹轻”、“英雄岂易伤愁感,无奈凡夫涕泪多”的感怀,但更多是流露出一种对宁静、淡泊的意境的追求,“沉沉独步知荆莽,寂寂孤灯照慧清”、“变幻风云径几度,依然山水历中州”,自有一股坚韧、孤清的精神。
  他的诗歌中,往往充溢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文关怀。1977年,文革刚刚过去,李华钟教授作了一首自嘲式的打油诗,对当时社会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了打趣式的讽刺,其刚正快直、心忧社会的性格可见一斑。1982年,人民日报报道了广州石牌大学区供应缺乏一事,李华钟教授作《读报无题》一首,表达了对“寂寂儒林密密苗”的关注。
  此外,因为专业的关系,李华钟教授作诗的范围与寻常的文人亦不相同,他常常会将物理学研究过程中的各种体会形象地入诗。例如他的《粒子争鸣二首》之一:“粒子微微闹哄哄,费曼图形似画虫。几根莱格平行线,一只火球乱通通,三色层子皆不见,十年色散竟无功;何来磁子成单极,无端异物扰清翁。”读来十分的生动活泼,让人会心一笑,一位认真而可爱的物理学家兼诗人的形象跃然纸上。
  李华钟教授称自己是“少年狂傲轻时俗,入老顽嚣哂未收”,严于治学,勇于创新,敢于批判,刚正耿直而心怀诗情,可不就是这位个性鲜明的学者诗人么。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