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庄广伦:“行医要讲诚信”

访中国试管婴儿之父附属一院庄广伦教授


稿件来源:校报 2010-11-10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0-11-25 | 阅读次数:


         明亮的灯光,耀眼的晚礼服,优美的旋律,醉人的香槟……此刻所有的人都静下来聆听一位18岁的少年弹奏的钢琴曲,而晚会的主角,一位70多岁却依旧精神矍铄的老人,正满目慈祥的凝视着眼前这唯美的画面。神秘的少年是来自“试管”中的孩子,而老人就是中国“试管婴儿之父”———附属一院庄广伦教授。
  这是一场热情洋溢的盛宴,校长黄达人,附一院院长王深明,卫生部科教司司长于修成,美国的Rosenwaks教授,全国各生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纷至沓来,共同庆祝庄教授从医从教五十年。在场的每个人都用鲜花与掌声表达着对庄教授的无限尊敬与祝福,这位受人爱戴的老人与试管婴儿究竟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1978年,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十年后的1988年,庄广伦教授从澳大利亚学习归来,白手起家,开始了在中山一院的试管婴儿研究历程。历经困难,1990年终于迎来了我国第一例试管小生命的诞生。

       “我从没有想过把它当成原子弹”
 
  自第一代试管婴儿成功以后,越来越多的好消息从中山一院传出来:1996年全国第一例采用单精子卵胞浆内注射受精的第二代试管婴儿诞生;2000年全球首例α地贫携带者夫妇的健康婴儿诞生;同年国内首例X性连锁疾病的血友病患者生出正常后代,第三代试管婴儿在国内诞生了……掌握了试管婴儿的核心技术之后,中山一院并没有搞技术垄断,而是接受了来自全国各大医院及研究所的学员的参观学习。庄教授公开展示,有问必答,毫无保留,学员们甚至可以拿录像机全程拍摄。为了让技术更快更好地传播出去,庄教授还办起了学习班授课示范,甚至还组织小分队把器材带到需要培训的中心去,手把手地教他们作实验。
  就这样,中山一院以无比包容和开放的态度培养了大量的生殖医学骨干,帮助建立与发展了国内70%的生殖中心。庄教授说:“我从没有想过要把这项技术捂着当原子弹,这个东西不是属于自己的,技术本身是大家创造的,我只是希望更多人能因为这项技术而获得幸福。”
  辅助生殖技术是一个颇有“市场”的医疗科目,但对于中山一院,对于庄教授,他们丝毫没有“搞市场”的气息,他们所思所想的只是怎样使病人受益。

       “我们不做江湖医生,我们讲实话。”
 
  回望过去在辅助生殖医学领域的二十多年奋斗,庄教授始终坚信良好的医患关系的重要性。
  老牌医院做的手术越多,病人越多,医患关系也越复杂,但试管婴儿的技术并未达到解决一切不孕不育问题的水平。面对一些医院为留住病人,过分吹嘘夸大成功率的做法,庄教授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不做江湖医生,我们讲实话,我们的成功率就是40%,不是60%,也不是80%。行医要讲诚信,实事求是,才能取得病人的信任。”
  许多老大难的年长患者,她们跑了很多医院,得到了百分之百的承诺,结果却没达到预期的效果。当他们来到中山一院,看到医生严谨认真地分析情况,实事求是地预测风险,自然就十分信任这里的医生了。
“妊娠率VS安全性,我选择安全第一”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在未来20年中走向如何?庄教授认为,“妊娠率”和“安全性”无疑是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未来发展的两个关键词。
  国内的医院为提高妊娠率移植时放四五个胚胎,生出来双胎以上的多胎率高达30%。多胎导致很多孕期风险,如早产、低体重胎儿,出生后并发症多。在这个类似“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矛盾问题上,很多专家和病人普遍赞成妊娠率,然而,庄教授却将选择的天平倾向了“安全性”方面。
  庄教授指出,现在国际上对辅助生殖技术成功率的概念是将足月单胎活产视为最终目的,强调治疗时间越短越好,病人不适及并发症越少越好,病人的经济负担越小越好。
  “这是一个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取舍问题。”庄教授解释道。“众所周知,高妊娠率意味着成功例数多,病人量也就多,一旦降低病人对治疗就会失去信心。但如果很多多胎孕妇早产,不能生出健健康康的婴儿,不能确保母子平安,我们就不能算是成功。国内的标准应当与国际的发展趋势相符。”
  生命科学发展到今天,生命的起源与创造已成为科学家们关注的焦点,这无疑是一种进步,而正是庄教授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使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得以蓬勃发展,有什么比创造生命更让人热血沸腾呢?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