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梁琦:翩若惊鸿兮 若飞若扬

访第十六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获奖者管理学院梁琦教授


稿件来源:校报2011-03-16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1-04-01 | 阅读次数:


        人物简介:梁琦,经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经济》等刊物匿名审稿专家,《中国区域经济》编委,“浦山中银世界经济学优秀论文奖”评奖专家团成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评估专家,国家留学基金评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同行评议专家。
  其论文入选“2006年中国十大学术热点”,其教材连续两届获国家教育部评为“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教材”和“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教材”。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获得者。
  她于2004年和2005年连续两年获中国经贸领域最高学术研究奖———第十二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著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和第十三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在2010年,她再次获得第十六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著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我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作为一个自然人,为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而生活,使他们因为我的存在而感受人世间的亲情、爱情和友情;作为一个社会人,我要尽一个经济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的职责,为社会的进步和美好贡献自己的才华和学识。  
                                                                                                                                                         ——梁琦
        第一眼见到梁琦教授,人们总不免会感到讶异。你很难将眼前这位外表柔美,言辞温雅的女教授跟经济学这种看似枯燥且需要深厚数学功底的领域关联起来。更不会想到在这个领域,她学术造诣十分瞩目,不让须眉,在国内外学术圈有广泛的影响。
  就在2010年11月,她因为著作《分工集聚与增长》荣获第十六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中国经贸领域最高学术研究奖)优秀著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而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获得该类殊荣。

  选择:与艺术错肩而过
       
        梁琦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父母大学毕业响应党的号召支援西北,毕业前夕在湖南大学师生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尔后双双奔赴陕西,梁琦和哥哥便出生在那片黄土高坡上,少年时才随父母回到家乡湖南。
  文科出身的父亲和理工科出身的叔叔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给她的家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因此,父亲坚决主张“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母亲则对数学情有独钟。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梁琦奉父母之命填报并考取了湖南师范学院数学系(省会长沙唯一以“数学系”命名的系),1983年她的本科毕业论文“一维变换与二维变换的等价性”独立发表于《湖南数学年刊》,初步展露了其不同寻常的学术秉赋。
  如果不是父母的影响,梁琦很可能成为艺术家而不是学者。她小时候颇有舞蹈天赋,那《白毛女》中的喜儿角色给她整个少女时代带来了无穷多的掌声和欢乐,也给了当时她这个“地主子女”以尊严,因为她的家庭出身在当时没有资格读初中和高中,两次都是因为她在舞台上的地位特批入学。
  那个年代没有高考,一所中学办得好不好就看“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和“军体队”的水平高不高。多年后成为了艺术系教授的儿时伙伴对她说:“当年我们都是你的配角啊,不知你咋选数学呢?”她笑笑说,文化大革命中父母饱受折磨,听从父母的安排是她能给他们的最大安慰,当然她也喜欢数学。而给她带来了命运转折的舞蹈也至今常伴,偶尔展露的舞姿让学院师生们惊艳不已。
  她在《分工、集聚与增长》一书的后记中这样写道:“我总是在想,世界上的路有无数条,没有哪一条一定是最好的,而你走了这条路就失去了走那条路的机会,尽管在这条路上你看到了许许多多美丽的风景,但如果走那条路又该是怎样一番媚丽诱人的风景?那也一定是非常吸引人的……”
  上大学以后,梁琦的求学轨迹可以循着这样一条线索:从基础数学(湖南师大数学系)到应用数学(复旦大学统计与运筹学)、管理学(南京大学工商管理系),再到经济学(英国EXETER大学商业与经济学院),2002年在南京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2006年成为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中经济学门类(含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两个一级学科)唯一一篇获奖论文。

  空间经济学:由保罗·克鲁格曼说开来
        
        近十年来,梁琦教授的研究兴趣是产业集聚理论,它是空间经济学的主线。空间经济学研究的是经济活动的空间分布和地理特征。“比如说”她尽量通俗地解释,“国际贸易必然涉及国际分工模式和贸易格局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哪个国家该生产什么、出口什么?对世界如此,对国家内部也如此,哪个地方生产什么?也就是产业和经济活动集聚在哪里?”
  梁琦教授介绍说,产业集聚是中国改革开放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市场选择,近几年更成为各地地方政府促进经济发展的一大战略,这里面是有中国经济学界学者们的研究贡献的。05年初,南大一位博士后曾因为市场脱销上门求梁教授的一本著作《产业集聚论》,乃由于其同学在某省省委主要领导身边工作,着急问他说“你知道什么是产业集聚吗?最近我们书记说要搞产业集聚战略,这是个新名词,我得赶快学一学……”至于空间经济学成为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学界的热点,不能不说保罗·克鲁格曼等人的巨著《空间经济学———城市、区域与国际贸易》传入中国起了很大的作用。谈到这本书,作为主译,梁教授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2008年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一人独享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本书是瑞典诺奖委员会在颁奖词中特别提到的保罗·克鲁格曼的两本著作之一。2004年3月,当梁教授接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闻洁老师的邀请,翻译此书的时候,她正忙于自己的研究而一口回绝。可是此后闻洁老师锲而不舍,再三邀请,甚至亲自带人专程拜访,诉说寻找合适译者的种种艰辛:一是因为这是一个崭新学科,二是因为书中有太多的数学,离版权到期只有半年多时间了,但找遍北京上海武汉及东北等各大高校都没人愿意接手。看她依然犹豫,闻洁老师说了一句话:“梁老师啊,如果你不翻译的话,至少五年内,中国人民就看不到这本好书了!(指版权到期后,五年内不能再买版权)”
  “正是闻洁老师的这句话,激发了我的社会责任感,我终于答应了下来。那时‘空间经济学’在中国听都没有听说过,我是一边给研究生开这门课,一边组织他们翻译。”“通过这次翻译,我对翻译工作有了真切的感受:好的翻译工作,真正是一种再创造的过程!遇到那些晦涩难懂的长句,如何找到准确且又通俗易懂的甚至诙谐的语言来表述,不容易。我常常会为一句自己很得意的翻译而高兴半天呢。”
  “闻洁老师之所以找我,是因为我的《产业集聚论》在中关村书城连续几周在著作排行榜上名列前矛,周围人向她推荐的。克鲁格曼是国际经济学大家,作为南大国际经济贸易系的教师,我一直跟踪他的研究,加之我本来是学数学的,所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还真找对人了。”她说。
  2008年克鲁格曼获诺贝尔奖时,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评论》编辑部特邀她来写关于克鲁格曼学术研究的述评。事实上,她的《产业集聚论》2003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后来连续印刷三次,几年来,被论文引用达1500多次,已成为我国产业集聚领域的经典著作,也曾用作国家发改委、国家科技部等的培训教材。
  南京大学曾经出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样具有重大影响的文章,2008年,南大开展了“改革开放以来南京大学文科有重要影响的学术著作”的评选,在三十年来南大所有文科院系的著作中,最后评出不到五十本,其中经济学个人专著只评出两本,她的《产业集聚论》在其中。
  翻译书籍不属原创,加之社会上有一些学术浮躁的问题,有些人可能并不精心地做这项工作,因此很多翻译书籍备受批评,在一些经济学网站上,学生们在批评经济学著作翻译水平上一向不吝言辞,但是对梁教授主译的这本书却一直好评如潮。因为它不仅忠实于原著,而且语言活泼,同时将原著中的一些失误一一纠正。就在前两天,梁教授还收到来自土耳其萨班哲大学经济系的中国留学生的邮件,说“非常感谢您为我们翻译了此书,非常准确、通顺,这在国内经济学译著中是很少见的!”
  她说:“有时候觉得这些来自学生的赞誉比自己拿个什么奖项更加开心,因为这真的是对空间经济学在中国的传播有用。”
  保罗·克鲁格曼本人曾对南大赴美的博士生说起“我知道你们南京大学,你们有位梁琦教授”;日本学者在得知梁教授去中山大学工作时说:“无论梁琦教授到哪里,我们都关注她的学问。”

  责任:经济学学者应关注现实
       
        梁琦教授说,如果当年学了艺术,可以只关注人们的快乐问题;如果是个数学学者,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但经济学是经世济民之学,经济学者必须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当然,“这种社会责任感,应该建立在纯真的道德和独立的人格精神之上”。
  长三角在扩容之前,安徽和苏北几个不够发达的城市长期被排斥在外。梁琦教授当时写了《长三角区域合作要打破“富人俱乐部”的思维》,正式以学术文章的形式论证长三角扩容的必要性。去年十二月份梁教授在合肥开会时,安徽的学者还特意提到“当年读这篇文章时,为作者的超前意识而感动和钦佩不已”。2010年3月,长三角终于由原来16个城市扩容到22个城市,合肥、马鞍山等6城市几经周折终于获得长三角的准入证。
  十年前,江苏媒体纷纷报导:“‘南京的发展战略要坚持以制造业为主体,’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梁琦博士一语惊人。……”那是在“南京经济发展高层论坛”上,梁琦教授有别于其它任何人,特别提醒南京当局,服务业如果没有制造业为支撑将会是空中楼阁!当然,梁琦教授知道,学者的声音只有在被决策者听进去才有实际作用。十年前她也写过一篇《哈耶克的哲学经济学对主流经济学的反叛》的文章,批评李甲(明代短篇小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面“纳粟入监”的纨绔子弟)式的教育倾向,可是后来的趋势使她深感学者的力量有时是微不足道的。
  翩若惊鸿兮,若飞若扬。离开了舞台的梁教授在学术的天空里依然是长袖善舞,挥洒自如。从博士阶段起就表现出瞩目的学术研究能力(见前文)。在2004和2005年,她连续两年获得安子介奖,且均排名第一。她当时想,够了,以后再没必要申报了。在她之后,南大相继获得了很多个安子介奖,其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专业在全国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她希望这种学术上的头雁效应也能在中大产生,因此在2010年她再一次申报并获奖,并受邀在颁奖大会上做学术报告,她为自己这次是为中大争光而高兴。

  与中大结缘:希望多为中大做贡献
 
        梁教授说,中大是一所具有真正大学气质的高等学府,广州2000多年的蓝色文明积淀浸润着它,“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使得它具有开放、创新、包容的学术气质,给学者们提供了宽松、自由、积极向上的治学环境。
  来中大后,有一件事情令她很感动:2009年4月,她在学校大礼堂为师生们作《资源空间配置是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专题报告。讲完之后,坐在较后排的一位老师站起来,拿起话筒就说了一句话:“梁琦教授,欢迎你加盟中山大学!”接着一片掌声。
  这位同事的话,使她倍受感动!倍感温馨!她说她一直珍藏在心,虽然至今也不知道那位是谁。她动情地说,她由衷地感谢中山大学的真诚友好;过去二十年,南京大学培养了她,她也为南大做出了贡献,她对南大饱含深情;来中大则是她生命中的缘分,她非常珍惜。她希望自己也能象对南京大学那样,为中山大学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才华和学识。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