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蒲志鸿:多元视角,品味异域文化——法国干奶酪的味道

专访2011年法国教育骑士勋章获得者外语学院蒲志鸿教授


稿件来源:校报2011-05-10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1-06-08 | 阅读次数:


  人物简介:蒲志鸿,中山大学教授,外国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博导。1970-1975年于广东外国语学院法语语言文学专业读本科,1992年获法国巴黎第八大学语言学硕士学位,2002年获法国巴黎第三大学和法国高等师范大学联合培养的语言文化教学法学博士,2002-2004年在法国巴黎国立东方语言学院(在职)从事跨文化交际学博士后研究。
  现担任(法国)国际法语研究组织学术指导委员会成员和法国外语教学法杂志《Synergie Chine》主编之一。主持过“外语教学中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多元语言和多元文化的习得与外语教学研究”法语辅修研究等项目。
  近年来,他先后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40余篇论文,在法国出版专著2本。多年来致力于法语教学与科研,并多次组织学生参加法语实践活动以及法语国家文化活动,为中法两国教育交流工作做出重大贡献。
        2011年3月,获得法国政府授予法国教育骑士勋章和证书。

        蒲教授喜爱的法国名人名言

   品德,应该高尚些;处世,应该坦率些;举止,应该礼貌些。———孟德斯鸠
          一个能思考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巴尔扎克
         我思故我在———笛卡尔

        说起法国,人们似乎一点儿都不陌生:那里的红酒、时装、香水,早已耳熟能详;塞纳河北岸的卢浮宫、浪漫的巴黎之都、巴黎圣母院等中世纪的特色建筑……无不让我们对这个古老的西方文明之都充满遐想。
  80年代,萨特存在主义风行中国;90年代人头马走俏;而今“哈法族”涌现……伴随改革开放,两国不断迎来文化交流之春:2004年—2005年中法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文化交流———中法文化年的举办,更为两国交流开启新的篇章。
  与之相伴的是中国法语教育的迅猛发展,在世界法语学习人数下降的局面下,高校扩招以来,中国由以前的30多所专业法语教学学校,发展到现在的70多所。在京沪深等地,许多中学已经有了法语教学。而创建于1883年的法语联盟,近十年在中国十三个大城市设有教学点。
  就在2011年3月29日,法国驻穗总领事章泰年先生代表法国政府授予我校外国语学院法语系蒲志鸿教授法国教育骑士勋章和证书,表彰他35年来,在法语教学、科研中对传播法国文化、促进中法文化教育交流等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借着采访,笔者走近了这位中法文化交流大使,聆听他和法语教育的那些故事。

  “我很喜欢法语”
 
  “我的确很喜欢法语。”在法国求学期间,蒲教授就深深为法语的严谨、法国文化的包容所吸引,尤其是法国人的批判性思维和为了学术“不要面子”,对学术自由和人的平等的追求。“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更多的是对前辈的聆听和遵从,但在法国不是,在学术上为了实现对真理的追求,所有人都可以放下面子。对于权威的见解,他们忽略地位、身份的影响,往往先判断有无问题,再进行辩驳,最终才达成一致。他们不迷信权威。”也因此在教学中,他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在他们的观念里,服务生并不比别人低一等。”法国人很注重人的平等,尤其是地位高的人,“他们称呼属下为‘合作者’,上司让新来的员工不叫他的头衔,而直接叫名字。”蒲教授说。确实,狄德罗、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人权宣言》等等,近代以来法国人的自由平等观构成现代民主文明的核心意识。
  在国人的印象中,“浪漫”似乎就是法国、爱情的代名词。而从蒲教授那里得知,法国人的“浪漫”却不仅如此:它是一种摆脱教条和不受约束、自由地发挥自己的特质,是对法国“古典主义”的一种反拨和修正。“他们的浪漫,其实更多的是注重思想和情感流露的自然,也包括男女情感间的浪漫,但不限于此。”蒲教授说。
  “散漫”、“不守时”,也许是许多人对法国人的印象,而事实上,这又是一种误解。“他们工作的时候是很认真和守时的,我们以为的那种‘散漫’,其实是在他们放松和休闲的时候。”“他们很注重享受生活,尤其是周末或节假日,不少人都要出外度假,去海边、去山上,彻底地放松和享受生活。”而他自己也十分喜欢旅游。“到异地旅游,可以开阔视野,增长知识。”外出期间的他,经常抽空去看看当地人的生活,领略各种风土人情和当地的建筑文化。
   浪漫而不失原则,追求自由和平等,充满令人钦佩的思辩精神,这些法兰西民族的特质都令蒲教授十分欣赏。

  “在文化中学语言  在语言中看文化”

        “在文化中学语言,在语言中看文化”是蒲教授执教35年来一直秉持的教学理念。
  “日常行为中的误解是很多的,虽然我们可能并不知道。习以为常的一句问候语‘你上哪儿去?’都可能引发隔阂和误会。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外教可能会觉得反感,以为你是‘间谍’——干涉他的个人自由。”蒲教授解释道,“‘吃了没有’本来也是一个问好的概念,但他们会想,你是想请我吃饭,还是笑话我吃得太晚?”类似的误会不胜枚举。
  为此,蒲教授十分关注推动学生熟悉交际文化。开设的“法国文化与社会”课上,他一面传授知识,一面讲授与法国人的交际礼仪和注意事项,让学生不仅是学习语言,还关注和语言相关的文化现象。而他在法国第二大人文出版社L’Harmattan出版的《文化能力和中法交际礼仪策略:隐含义与误会》一书,更是相关的指导专著。“了解并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避免误会。”
  “学语言就要吸收各种文化,在每个场景得体巧妙地运用相关的语言和文化知识。”在蒲教授看来,学语言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培养跨文化交际能力。他积极借鉴国际流行的行动面向的任务教学法——“教学与社会行动相结合”,让学生用外语去找资料、交流和展示,合作完成一个带社会性的任务。“我希望培养的学生将来能和各种文化人一起合作完成工作,尤其在跨国企业中,完成跨文化之间的合作。”蒲教授说。
  课堂教授以外,蒲教授还经常和法国领馆沟通,为同学提供实战机会。“这比教材来得更真实和准确,不是死学单词和语法,经过反复实战的我后来更能在法语交流中自然地进入角色。”回忆起自己的翻译经历,他的博士生胡铁辉颇有体会。
  2005年,蒲教授还率先在全校开设法语辅修班,第一届便吸引了450多人,他们还建立了法语辅修网站,为有兴趣的学生打造良好平台。
  两国互办文化年的过程中,蒲教授愈发强烈意识到:让学生认识法国文化,不必拘泥于课堂,还可以多利用课外来学习!2007年4月,蒲教授更是主动联系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文化处、广州法语培训中心等,在大学城举办了“法语日”活动,举办系列法语文化展览,吸引了暨大、广外、深大等8大广东高校参加。“当时的气氛很热烈,吸引了很多同学。”胡铁辉回忆说。
    “我希望不仅仅是自己去做中法文化沟通使者,而是培养更多的人从事中法文化交流。”为了这个理想,蒲教授身体力行,孜孜不倦耕耘于三尺讲台,培养一届又一届法语专才。

  创办全球发行教学刊物  搭建法语教学研究平台

       “在中国,刊物很多,但作为‘小语种’、法语教学界方面的就很少,高质量的也就寥寥,尤其是年轻人想要发表自己的研究,还是比较困难。”这是法语教学界面临的一个普遍性难题。
  如何为从事法语教学的老师提供发表声音的舞台?如何加强法语教育者间的沟通和交流,共同促进法语教学的发展?
  2005年,蒲教授在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而彼时恰逢国际法语传播与研究组织也正筹酿创办一份介绍中国法语教学情况的刊物。得知消息后的蒲教授毅然主动牵头,积极和法国勃艮第大学、北外、川外的法语教授专家合作,联手创办了唯一一份由中法专家共同编撰的国际性学术期刊——语言文化教学法杂志《SynergiesChine》,目前已在全球发行。
  一本杂志,三方倾力,中法双方高校、法方出版社之外,法国使馆在经费、宣传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成功发行的6年期间,它已成为国际法语教学界颇有影响力的一本国际性杂志,对中国法语教学也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很多法语界的著名学者都在此投稿,法国各大图书馆都有收藏,且选行加拿大等国。目前正筹划登上国际电子杂志网络,为更多的法语研究者提供分享研究成果的渠道和平台。
  研究、推广法国文化的同时,蒲教授还注重中法文化的“双向推广”:积极参加各种中法文化研究学术会议之际,将中国文化、中国的法语教学情况介绍给国外,让他们更了解中国。“法国人对这些很感兴趣。早些年,他们对我们不太了解,没来过中国,脑海里有的都是旧的印象。但是这几年中国变化很大,他们每次来都很吃惊。”

  异域文化恰似食法国干奶酪  要包容并吸取精华

        自1976年本科毕业执教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1981年来中大从事法语语言文化教学,至今已是整整三十五个春秋。回味半生与法语结缘的历程,蒲教授形象地用品味法国干奶酪来形容:在法国生活一年以后,他才渐渐习惯了吃干奶酪(法国有“奶酪之乡”的美誉)。“学习、了解异域文化,其实就和吃干奶酪一样,刚开始接触时,会觉得陌生和不适应,甚至感觉很不好。但不断地尝试、品味和融合之后,我们会慢慢适应和发现它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
     “每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丰富多彩的,在追求文化多元化的今天,保留母文化精华的同时,也当吸取异域文化的精华,为自己民族的文化注入新的活力。”

  背景链接:法国教育勋章又称“法兰西棕榈叶教育勋章”,于1808年由拿破仑设立,是法国政府为奖励在大学的教育、研究和技术方面为法国文化教育事业的传播研究做出突出贡献的国内外教育界人士而授予的最高奖项。该勋章分为3级,依次为一级骑士勋位、二级荣誉勋位和三级荣誉勋位。到2008年,共有20多名中国人获此殊荣,我校先后有王宾、刘文立、蒲志鸿教授获此殊荣。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