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曾木圣:科学研究需要愈挫愈勇

——访2010 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肿瘤学研究所曾木圣教授


稿件来源:校报2011-06-29第255期 | 作者:宣传部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1-08-04 | 阅读次数:


  曾木圣教授简介:曾木圣,1967年11月生。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2010),中山大学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肿瘤病毒与生物标记研究室学术带头人,入选2006年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2010年广东省“千百十”人才国家级培养对象。
  学科领域:1)肿瘤学,2)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特长:恶性肿瘤发病机制、早期诊断和预后研究。研究方向:1.肿瘤病毒感染和致癌机制;2.恶性肿瘤分子标志和早期诊断;3.肿瘤干细胞起源及其调控机制。

  曾木圣教授的经历看起来象一个传奇: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学校”、“小地方”走出来的年轻人,到现在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中坚力量、肿瘤病毒与生物标记研究室的学科带头人,他经历了从燕雀到凤凰的飞跃。与曾教授交谈时,他随和、谦虚而且睿智,没有半点恃才傲物;他的一切成就,来源于青年时的热爱学习、目光远大、永不满足的拼搏奋斗。

  要去外面的大世界看看

        曾木圣的大学阶段就读于江西医学院抚州分院。青年时代的他在上大学之前没有太多的考虑,进入学院之后,他发现,专科学校不能满足自己对知识的渴求,他理想的大学,远远不止这个层次。他果断选择了考研。当时考研最具挑战性的科目要数英语了,他因此下定决心,在大学阶段坚持自学英语,水平遥遥领先于其他同学。良好的英语水平为他今后脱颖而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毕业后,曾木胜前往当地的企业医院工作。企业医院医疗整体水平差强人意,危重病人大都很快转院;医生的生活按部就班、缺乏目标。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曾木圣延续了大学时代的想法:跳出小环境,去外面的大世界看看!工作三年后,曾木圣取得了专升本的机会,获得了大学本科的同等学历,即考研的资格。
  当年曾木圣选择了来中山医学院继续求学,他觉得广州是个了解世界的窗口。原本报考心血管的他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肿瘤学研究所,“当时啥都不懂”,但凭借出色的英语水平和优秀的中文写作能力,他受到了汪慧民教授的赏识,成为了肿瘤学研究所的一员,从此,走上了为之奋斗半生的科研征途。
 
  愈挫愈勇,成功建立病毒感染上皮细胞模型

        鼻咽癌是华南特色肿瘤,在广东乃至华南地区是多发病、常见病。曾教授结合地方需求和学科优势,选择了鼻咽癌作为自己的专攻方向。
  科学家研究Epstein-BarrVrius(EBV,r-人类疱疹病毒)感染细胞机制的课题已有40余年的历史了。EBV在人的宿主细胞主要有B细胞和上皮细胞。尽管EBV感染B细胞的机制较为明确,但感染上皮细胞的机制尚不清楚,主要原因是缺乏能被EBV高效感染的体外上皮细胞模型。
  曾教授决定挑战这个世界难题。原因是:一,阐明鼻咽癌的发病机制回避不了EBV感染和细胞转化的问题;其二,鼻咽癌是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尤其是广东特色的疾病,身为广东省最重要研究基地肿瘤防治中心的科研人员,曾教授感觉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随着实验的开展,曾教授越来越意识到这一课题的艰难,他经历了数不清的失败,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努力。每一次挫折对他来说,都为进一步深入研究提供了依据和方向,产生了新的希望。中大和肿瘤防治中心的领导和同事们也一直给予他很大的鼓励。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近,他终于成功地在上皮细胞中获得了EBV感染的高效模型,这一成功,为进一步取得该方面研究突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对阐明病毒的感染和恶性转化鼻咽上皮细胞的机制、促进EBV的疫苗研究和EBV感染和致瘤干预靶点研究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曾教授总结说,科研过程中,失败是常见的,而成功少有,保持信心和恒心最重要。实验失败的可能性主要有两种:一是科学假说错误,二是实验方法条件有误差。如果是科学假说错误,而实验方法无懈可击,那么需要以实验数据为依据,修正实验假说;如果科学假说没有错误,而是实验方法条件存在误差,那么就要从实验方案着手进行纠正。
  基础科研的重点在课题设计,曾教授认为设计课题时起点一定要高,做到“顶天立地”:顶天,即创新———做别人没做过的东西;立地,即基于病人的需求———关注世界热点,解决临床难点。高难度的实验往往不容易很快得出成果,这时候不能马上放弃实验计划,而要沉下心、不断修正实验假说,反复实验、取得成功。
  “科学研究不能只关注出成果、发SCI,论文只是科研成果的载体,发论文的终极目标是让更多的研究者从中受益。即使科学研究失败了,也会产生教训,分享失败经验,避免更多的人走弯路,也是一种价值。”他说。
 
        回国参与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估建设
      
        作为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PI(Principle Investigator,学术带头人)之一(自2002年起),曾木圣教授参加了中山大学肿瘤学研究所申报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全过程。肿瘤学研究所于2004年获教育部评估优秀,成为了国家重点实验室。
  而曾教授带领的肿瘤病毒与生物标记研究室,是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重要组成之一,研究水平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在全国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估中,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选取的五个高水平、代表实验室研究方向的科研成果中,就有一项成果主要来自于曾教授的研究室———关于鼻咽癌转移机制的研究。
  回想当初自己婉拒美国老板的挽留,曾教授感到很欣慰。当初,曾教授的美国老板将实验室从波士顿搬到芝加哥时,曾极力动员他继续留在美国工作,但是经过认真考虑,曾木圣决定回国。2003年的广东正值非典肆虐,美国同事听说后,担心地问他:“您还要回去吗?”曾教授不以为然。他有信心靠中国人的智慧可以解决非典问题,况且自己病毒学研究的专业背景或许可以为解决非典做一些事情。2003年7月,曾木圣返回祖国。
  回国后,他首先进入汪慧民教授的实验室,没有启动资金,就与别人一起合作做课题;后来跟随曾益新教授进行肿瘤学研究。时任校长黄达人非常关怀他们的研究情况,曾经亲自去实验室看望他们。随着科研成果逐步积累,曾教授手中渐渐有了资金、拥有了自己的研究室,更加投入地参与到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设中。
  他觉得,与美国相比,国内的科研环境虽不够单纯,但近几年国内的实验条件改善很大,科研水平发展快、机会多,某些领域已经达到国际前沿水平,赶超发达国家指日可待。这更需要科研工作者怀着极大的兴趣和热情全身心投入科研工作。

  “曾教授是最好的PI”

  每天早7点半,曾教授都准时来到实验室,他总是第一个来开门的人,双休日也是如此。他很少应酬,大多数时候在实验室里看文献,如果哪天因为会议或应酬耽搁了时间,他一定会设法补回来。
  曾教授对学生的要求很弹性:他不强加学生提交实验计划的deadline或到实验室上班的制度,而是把主动权交给他们,由他们自由安排;同时对他们严格要求,尤其是实验计划的质量;给学生成长的机会:每周周会是实验室文献学习、课题汇报的时间,此外他每周都会与学生面对面地谈一次话,及时了解他们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对实验的细节进行指导。
  实验室空间狭小,曾教授把自己的实验室隔出来一半补充给细胞房,让同学们有更多的空间做实验;每逢节假日,他会设法给同学们一个小小的惊喜,平时还会特意为他们租借羽毛球场锻炼身体。他总是准备好帮助学生。“总之,曾教授是一个非常nice的老板!”实验室里的博士生熊丹说。
 
  年轻人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科研工作者需要认真、投入,并对未来保有乐观的态度,不能只顾眼前利益”,曾教授说科研经费来源于纳税人的钱,是劳动人民的血汗钱,来之不易;如果不全身心地投入科学研究、有所贡献,会“对不住人呀!”
  曾教授建议年轻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勉强自己;有机会要多做尝试,并且要尽早确定合适自己的发展方向。他还很强调科学实验中的人际合作。因为个人的能力和实验室资源是有限的,随着交叉学科的产生、生物信息学和大型生物平台的建立,实验室间的合作可提高效率。
  曾教授认为中国的医学生很努力,他希望医学生们注意科研能力、创新能力和想象空间,互相学习长处,保证思想的自由活跃。
  家庭和事业,在曾教授看来同样重要,工作之余他愿意多陪陪家人。他很注意身体锻炼,每天早上坚持在小区的花园里跑几千米。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