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报道|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中大学人

黄进:“丹霞痴”


稿件来源:贺蓓 | 作者:贺蓓 | 编辑:蔡珊珊 | 发布日期:2014-06-01 | 阅读次数:


       那时候黄进教授是我们《地貌学》的主讲老师,他对教学的认真严谨、敬职敬心是不同常人的,教书对于他是一件非常崇高的事。有一次,他带我们去韶关坪石镇实习,为了能在火车上跟我们讲解沿途经过的地理地貌景观,他提前从广州出发,沿着铁路线走路做备课,然后在车上一路跟我们讲解。当时的实地考察非常扎实。


——中山大学1980级地理系本科生、现中大旅游学院院长保继刚 

       人物素描:

       黄进,87岁,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离休教授,原地理系主任,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终身名誉会长,被业界称为我国目前全面系统研究丹霞地貌的第一人。“首届中国十大当代徐霞客”,第四届“中国地理科学成就奖”获得者,著书有《丹霞山地貌考察记》、《丹霞山地貌》等。
       黄进教授记日记的习惯已有几十年,尤其自1989年从中山大学地理系离休后的这25年来,他的日记从未间歇,一共记了82本。日记的核心主题只有一个——“丹霞地貌”,为了实地考察,80多岁的他曾三次进藏。
       一身中山装,一双解放鞋,一把长把伞,一个帆布包,背两个相机,这是黄进的标配着装。6月5日,黄进又要出发了,第四次进藏,实地考察一处丹霞地貌,预计20多天,这次的行程算是短的。过去25年里,黄进每年有至少三、四个月行走于全国各地的“丹霞”间。
       迄今为止,中国境内共发现并证实丹霞地貌995处,其中980处都经过他的实地考察与验证。2006年黄进获评“首届中国十大当代徐霞客”,2013年获评中国地理学会第四届“中国地理科学成就奖”。
       如今,让这位 “丹霞痴”最着急的,是他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

       原创“顶平、身陡、麓缓”顺口溜

       1948年,黄进考入中山大学地理系,在回江西寻亲途中,他第一次在韶关看到了像霞光般美丽的地貌,从此结缘。1965年,时为地理系助教的黄进带着学生去丹霞山实地考察,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置身于丹霞的怀抱之中。“丹霞山的地貌非常壮观,令人震撼,我决定要从山体发育等方面入手进行研究。”不过,因为文革,黄进的实地考察计划搁浅。直到1979年,丹霞地貌的系统研究工作得以正式展开。
       1982年,在一次全国性的构造地貌学术讨论会上,黄进提交了《丹霞地貌坡面发育的一种基本方式》,这是中国学术界全面论述丹霞地貌的第一篇论文,对于学术研究和旅游开发,文章都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而对近水平红层形成丹霞地貌特征“顶平、身陡、麓缓”的六字概括从此流传开来,如今已经成为丹霞山区妇孺皆知的“顺口溜”、导游词。
       鲜少人会在意,这句顺口溜背后的原创者是谁,也没人知晓光是韶关丹霞山的这一座山的考察时间,黄进总共花了近300天。2010年8月,包括广东省丹霞山在内的六省丹霞地貌联合申遗成功,“中国丹霞”开始家喻户晓。也少有外界知道其中有近40万字的基础研究材料由他撰写。

       考察900余处丹霞地貌

       “1948年7月下旬路过看见,已在丹霞山考察280多天,已为该山出版《丹霞山地貌考察记》(2004)及《丹霞山地貌》(2010)二本专著。”采访当天,黄进带来了他整理的《中国丹霞地貌简表》,截止2013年3月15日,总计995处。包括国序号,省序号,山名,位置,面积,红岩时代、岩性,形态特征,以及资料来源,他记录清晰、明了完整。
       黄进说,必须到现场才能做科学准确的判断。全中国的丹霞地貌,哪里风景最好,哪里值得开发旅游,他如数家珍,一清二楚。
       1984年黄进担任中大地理系主任后,需要同时承担大量行政业务,他觉得能投入丹霞研究的时间太少,遂在1987年主动辞去主任职务,1989年又主动申请离休。从此开始全身心投入全国范围内、系统性、全方位的丹霞地貌考察研究。
       “这之前,亲身考察过的丹霞地区只有35处,离休后的25年里,考察了900多处。”一谈起丹霞地貌,黄进的眼里满是热情的光。
       光是1997年这一年,中国境内就有103处丹霞地貌被他发现和证实。从广州出发,到青海、甘肃、内蒙古、宁夏,再到四川、云南、湖北、湖南。“出发时还是繁花似锦绿草如茵的七月,到达最后一站湖南的时候,已然漫天大雪。”

       80多高龄三次进藏

       有人说,黄进不要命了。为了考察和验证丹霞地貌,80多岁的黄进已先后三次进藏。2012年10月10日,他在日记里写到,“在318国道4994公里处,照相海拔4165米,发现有丹霞地貌……晚上9时,抵达日喀则市,下车时,我感到头很晕,站立不稳。”10月11日,“咳嗽越来越厉害,体力越来越差,再不医治,后果严重。今天上午到八一医院看病时,医生说,他在西藏当医生只看过两个80岁以上的老人,我是其中一个。”
       家里人开始对黄进的“行走”强烈反对,但执拗的他依然如故。年长后,他找同行一起坚持。“当地政府和旅游部门给的支持也很大。”在考察日记里,所有的信息提供者,陪同人员,开车师傅,带路的老百姓……他都准确地记下名字。“这些丹霞地貌的发现和确认,他们都有功劳。”
       在四川乐山考察期间,黄进偶然得知平羌三峡附近可能有丹霞。欣喜若狂的他随即租了一部机动三轮车,赶往李白“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诗中所提及的平羌三峡。由于刚下过雨,不通班车的山路又湿又滑。就在远远望见“平羌大队”的牌子,满是欣喜时,连车带人翻倒在路边,距离60米高的山崖仅一两米。“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我心里十分感慨,这可算是大难不死,捡了一条老命呢!”
       回忆过往,他给记者吟起那时自创的打油诗:“月照峨眉几度秋,诗仙唤我平羌游。车翻崖上人安好,笑看岷江碧水流。”

       “我可以给山算命”

       几十年来,纵意又执着地行走在山川云间,黄进对于山的亲近和熟悉,尤过于人。大山名川的年龄,他脱口而出。“算命先生给人算命,我可以给山算命。”他笑着说。
       去年10月,在西藏芒康县如美镇澜沧江在考察丹霞地貌的过程中,他采集了一个样品,同时测量古澜沧江水面到今日澜沧江水面的相对高度为59米,样品经过中山大学物理系核辐射实验室唐强副教授及他的研究生郭競渊同学用热释光及光释光分析出样品的年龄,其年龄为16.7万年。随后测算出该地地壳上升速率3.53米/万年。
       黄进解释,有了该地地壳上升速率及该地澜沧江东、西两岸山地的相对高度,就可以算出这些山地的年龄。如澜沧江西岸的东达拉山口(海拔5008米)与澜沧江水面(海拔2737米)的相对高度为2271米。以相对高度2271米为分子,以地壳上升速率3.53米/万年为分母,即可算出东达拉山口的年龄为643.3万年。同样的方法可知道,卡均山口的年龄为477.9万年。
       早在解放初期,刚刚大学毕业的黄进还曾改良绘图仪,不仅能画出直的线条,更能画出立体地形图,这一发明曾被发表在前苏联的科学院院报上。

       “需要有个打字员”

       满头银丝,脚着解放鞋,步履有些蹒跚,采访这天,87岁高龄的黄进教授身体已显出虚弱。他摔伤的手刚刚痊愈。
       眼下让这位“丹霞痴”最着急的,这25年来跋山涉水的艰辛考察记录,整理和编写才刚刚开始。“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也担心,还有没有这个时间和能力。”将这几十年所有的考察成果都写成一部大书《中国丹霞地貌》,是黄进的心愿,大书写作已经启动,但进展缓慢。
       “如果书没出来,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他的学生保继刚说,对于丹霞,黄进有由衷的喜欢,这种喜欢能让他克服包括经费、身体等原因一直坚持在实地跑。
       “最实在是需要有个打字员,帮我把考察日记整理出来,最好能认真细心一些,不要打错字,因为校对起来很吃力。”25年完整的考察记录,82本,9125天的日记需要打字整理。黄进已着手进行,目前2012和2013两本已整理出来。

       对话:“一定要去现场”

       南都:一定要去现场吗?
       黄进:一定要去。要对科学负责,不能马虎,科学研究要经得起时间和子孙后辈的检验,如果不对,后辈们会说,黄进你这个家伙弄得不对。
       南都:这当中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黄进:经费是个大难题。上世纪90年代申请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用完了,我就想办法向学校、相关政府部门获得一些支持,自己出书的稿费,做的小发明测量仪卖的钱,都全部贴补给考察了。比如去西藏开销就很大,去哪里都要包车,每公里是5.5元,有一次最高海拔5300米,行程27115公里,一共走了74天。
       南都:跑了几十年,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黄进:为国争光是个大动力。现在国内的旅游景点中有近1/5由丹霞地貌组成,如果把这1/5用科学系统的方法,把地质、地貌总结出来,能给当地省市、国家提供宝贵资源。有很多地方,是我们考察验证后,才开发出来的。丹霞地貌是由中国最早发现、命名、系统研究的一种地貌,希望全世界这种类型的地貌都能用“丹霞地貌”来命名,像喀斯特地形一样,成为全球一种通用地形概念。
       南都:和古代的徐霞客比,您怎么看自己?
       黄进:当时徐霞客是用了自己家里的钱到处跑,我不行,因为家里不同意。如果我可以支配自己的工资用来做研究,我肯定不需要到处想法设法去找经费,没有办法,经济大权不在我手里。现在的人还没有那时候风格高。(笑)
       南都:有没有人会接着跑下去?
       黄进:还没有找到接班人。考察主要在离休之后,我自己没有研究生,别人的有注意,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要有一种精神,一种意志才能这样去跑。现在能这样跑的少了。
       南都:一辈子都在丹霞地貌上,(如果大书没有写成)会后悔吗?
       黄进:不后悔。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科学是一个细致艰辛的事,集中精力研究一种地貌,才能把它做好。在大山里行走,探索地理地貌,过程是很实在的。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